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龍在江湖

龍在江湖

龍在江湖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6-13 01:15

評語:作者骨頭的一部用心之作,想法很大膽,看似隨意,其實有雕琢過。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文!!

標簽: 短篇言情
完整版小說《龍在江湖》由骨頭傾心創作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郎玨雪兒,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龍在江湖

精彩章節

郎玨頹廢的坐在地上,本來是想找一個隱秘之所來研究《大覺經》書的,沒想到自己差點死在了巨蟒之口,現在又身陷巖洞,不知道還能不能出去,雪兒又不知所蹤,郎玨想著想著不由得大哭了起來。

赤目白蝠跟在郎玨身側,看他哭得如此傷心,便伸著翅膀撫著郎玨后背輕輕的拍打著,就象長輩在安慰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還時不時的弄一些搞怪動作引郎玨開心。郎玨慢慢停止了哭泣,看著赤目白蝠自言自語道:“你要是能聽懂我說話就好了。”

赤目白蝠沖著郎玨不住的點頭,郎玨看著白蝠的樣子,有點疑惑不解。

“你,你能聽懂我說話?”郎玨疑惑的問道,“如果你能聽懂我說的話你就扇三下翅膀。”只見白蝠真的展開翅膀“呼,呼,呼”的扇了三下,郎玨大喜。撲上去摟住了白蝠。

“我現在餓了,你帶我去找點吃的吧。”郎玨經過這么久的折騰肚子有些“咕咕”叫了。白蝠沖著郎玨點了點頭,俯**身子,示意郎玨騎在背上。郎玨慢慢的爬在了白蝠的背上,緊緊的抓住白蝠的皮毛。

白蝠扇動著翅膀飛了起來,郎玨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呼”,氣流撞在臉上有些生疼,景物在不斷向后倒駛。郎玨心潮澎湃,波濤洶涌,有些騰云駕霧之感。

也不知飛了多久,白蝠飛出了巖洞,外邊陽光明媚,艷陽高照,白蝠越過一座高山,一個俯沖慢慢下降,平平穩穩的落在了一個山谷里。郎玨從白蝠身上爬下來,驚喜的看著這個世外桃園,只見此處**無邊,百花爭艷,蜂蝶翻飛,樹木郁郁蔥蔥,鳥鳴啾啾,蜂蝶嗡嗡,花香補鼻。果香**人。

郎玨忍不住伸手摘了一顆果子便大口吃了起來,郎玨一邊吃著野果,一邊穿行在花叢林海之中,欣賞著美景,白蝠跟在身后低旋著。

………

歐陽雪兒是被飯香折磨醒的,她睜開眼睛,窗外射進來刺目的陽光,有些晃眼,她揉了揉眼,慢慢的坐了起來,用力的抽著鼻子,順著飯香看到室內的方桌上放著一碗清粥兩個饅頭三碟小菜,正熱氣騰騰的冒著香氣。

歐陽雪兒捂著“咕咕”叫的肚子猛咽著口水,掀開被子下了chuang。走到桌前,舉起筷子就要吃飯。

突然,歐陽雪兒感覺手腕一麻,手中的筷子一個拿捏不穩從手中掉落了下來。緊接著一個老婦之音從屋外傳了進來:“你也不怕飯菜有毒呀,也不問問我這個老婆子讓不讓你吃。”緊接著門被推開了,只見麻姑好象經過洗梳打扮,昨晚那亂蓬蓬的灰白頭發現在整齊的梳理著盤在頭上,身穿白素長袍,手執一柄墨黑木拐杖,二目精光如電,面白光潔無皺未有半點血色。表情牽強極不自然。

原來剛才麻姑用隔空點穴手法點了歐陽雪兒的手腕,才使她手腕有麻木之感,不能握筷子。麻姑坐在雪兒對面,用手指對著雪兒手腕一彈雪兒麻木之感頓無。雪兒活動著手腕看著麻姑。

“告訴婆婆你叫什么名字?”麻姑沖著雪兒和藹的問道。

“我叫歐陽雪兒。”雪兒輕輕的答到。

“你是如何進王府的?在王府做什么?”麻姑再一次問到。

歐陽雪兒就從逃難開始如何進入王府,怎么被娘娘看中做了郎玨的侍女,如何來到這水天洞府便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當講到傷心之處郎玨失蹤時雪兒的眼淚又下來了。

“郎玨他吉人自有天相,你不用擔心,沒準過兩天就回去了。乖,咱不哭了,啊,來,你餓了吧,吃個饅頭,麻姑拿起一個饅頭遞了過去。雪兒用手擦了擦眼淚,接過了麻姑遞過的饅頭便大口的吃了起來。

“雪兒,婆婆問你,你想不想學武功?”麻姑試探性的問道。

“武功?婆婆,什么叫武功呀?雪兒嘴里嚼著饅頭話語有些唔咽不清

麻姑聽后,一陣狂汗。“武功,武功就是,就是……”麻姑有些語結,一下子真還找不出用什么語言來講什么叫“武功”。

“武功就是,我昨天晚上抱著你飛的那種,剛才我點你麻穴的那種。”麻姑只能找一些做過的事件來解釋著武功。麻姑看著雪兒那睜大的眼睛和放慢了咀嚼饅頭的嘴。期待著雪兒能點頭或是答應。

誰知,雪兒愣了一小會兒,把頭一搖,“我不學!”又開始嚼著饅頭,吃起飯來,再也沒有了下句。

麻姑可著急了,“不是,你為什么不學呢?是婆婆的武功不高?”麻姑說著把方凳拉到了雪兒的身邊,坐在雪兒旁邊。

“不是。”雪兒頭也不抬地喝著米粥。

“是顯婆婆長得丑點?”麻姑把臉湊到了雪兒的面前。

“也不是。”雪兒頭也沒抬說道。

“是怕婆婆對你不好?”此時麻姑站起來走到雪兒的背后,用那柔軟的手在雪兒的后背輕輕的捏著,拍著為雪兒按起摩來。

“也不是。”雪兒繼續吃著。

“那你為什么不學呀。”麻姑停止了為雪兒**,站在那兒看著雪兒問道。

只見雪兒把手中的筷子一放,揉了揉吃飽的肚子說道:“因為我不喜歡武功,我喜歡和玨兒在一起。”

“不喜歡武功?為什么?”麻姑顯然覺得這個理由不太充分,又追問道。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為什么。”雪兒說著走出了石室,理也不理身后的麻姑。

麻姑趕緊跟上去,跟在雪兒身邊道:“有事好商量嘛,你若拜我為師,我會把我一生所學全部傳授給你。”

“拜你為師?”雪兒睜大眼睛,“嗯,我不學。”雪兒搖了搖頭繼續走著。

“只要你拜我為師無論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應你。”麻姑不依不饒的說道。

“什么要求你都答應?”雪兒停住腳步,扭身看著麻姑問道。

“對,無論什么要求我都答應于你。”麻姑看著雪兒說道。

“那你就把玨兒給我找回來我就答應拜你為師。”雪兒沒加考慮就說了出來。

“啊——昨晚不是找了半宿嗎?都沒找到,現在我,我往那兒找去。”麻姑沒想到雪兒會提這個要求,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你就去找別人吧,我不能做你徒弟。”雪兒撅著嘴小聲說道。

“不是,你就怎么不能當我徒弟呢。咱們有話好說。”麻姑一時之間沒了主意,

“難道你想讓婆婆我跪下來求你不成?”麻姑想想自己的余日無多了,好不容易找一個這么可心的娃兒,說不定以后老來有依,以后的日子不會寂寞,想著想著就要跪下,雪兒一看忙拉著麻姑說道:

“婆婆,只因雪兒是玨兒的侍女,要侍奉玨兒,沒有時間和你練功,現在玨兒不見了,我回去后怕是死罪,以后也沒機會再見到你了,你想我怎么能拜你為師呢。”雪兒說著淚兒又下來了。

麻姑一聽,心里一寬,原來是這樣呀。為雪兒擦去眼淚,說道:“這你放心,婆婆我不會讓你天天在我身邊,我只需每晚到王府去教你功夫,你也無須再到王陵里來。每晚前去授你一些就夠你受用無窮。再說武功一道只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即不擔擱你服侍玨兒也不擔擱你練功。”

“這,這樣能行嗎?”雪兒有些遲疑的問道。“要不婆婆你送我回去吧,我要把玨兒走失的事告訴王爺和娘娘,不定他們有多著急呢。”雪兒看著麻姑說道。

“那,那啥,你是不是,應該先行個簡單的拜師儀式呀。”麻姑看著雪兒慢條斯理的說道。

“好吧,一切全聽師父您的。”雪兒改口說道。

麻姑一聽雪兒叫自己師父高興的眉開顏笑,馬上把師父的畫像拿出來掛了起來,只見一個相貌俊秀的年輕道姑,一手拿塵拂,一手執劍,身著雪白道袍如仙女下凡。

“這,這就是師祖?這么年輕貌美?”雪兒看著畫像中人贊嘆著。

“對,這就是你師祖不老神尼,當年畫這幅像之時已有九十歲高齡了。你看這就是修習我派的駐顏之術的效果。”

雪兒有些不敢相信此畫中之人有九十歲高齡,看上去只有二十歲左右。

麻姑掛好畫像,擺好香案,坐在師父畫像之下,接受著雪兒的跪拜之禮。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