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皇上有疾

皇上有疾

皇上有疾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30 03:32

評語:實在是太好看了!總是想一氣讀完,語言幽默,劇情詼諧,另辟蹊徑,令人眼界大開,很棒的小說,大力推薦!

紀戎站在那位神秘老爺的門口,敲響了門。八字胡就在她身后不遠處,顯得很不情愿的樣子。

“滾!別煩本大爺!有多遠滾多遠!”

門內傳來一個男子粗啞的咆哮聲。

紀戎撇了撇嘴。看來這位老爺,還是個暴躁老哥。

她頓了頓,又敲響了門。

“煩不煩啊,干什么啊!本大爺要歇息了!今晚爺打干鋪,不想見女人!”

“打干鋪就是純粹住宿的意思……”八字胡在紀戎身后小聲進行名詞解釋。

“你簡直是個青樓大辭海。”紀戎胡亂夸獎著八字胡,又敲響了門。

“……干什么啊!”門里傳來巨響,好像是家具散架的聲音。

八字胡心痛地嗚咽了一聲,但自尊不允許他流下眼淚。

巨響還在持續,腳步聲越來越近。聽得出來,暴躁老哥正朝房門飛奔過來。

房門砰地一聲打開,暴躁老哥如同颶風一樣沖出了房間。

“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啊?!”

紀戎看了看暴躁老哥的長相,果然如同八字胡所說,挺威武的。蓄著胡子,長相英武。但這胡子,讓人看不出他的年齡。

他一臉怒火,看起來還是有點嚇人的。

紀戎平素十分貪生怕死,但現在卻顯得異常平靜。一旦進入問診狀態,她就像變了一個人一般。

病人的任何表現,都只不過是癥狀而已,并不需要感到害怕。

“你誰啊!”暴躁老哥瞪著紀戎。

紀戎微笑:“打擾了。在下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剛才在樓下擺了一桌酒席。”

八字胡小聲提醒:“在青樓不要說酒席,要說花酒。”

紀戎:“……擺了一桌花酒。”

暴躁老哥狐疑:“那又怎樣?”

紀戎微笑:“一個人吃花酒,未免寂寞。在下也沒有什么朋友。剛才在樓下聽到您的聲音,覺得您也是性情中人,于是斗膽前來邀請您一同入席。”

暴躁老哥臉上逐漸陰轉多云。“你小子,倒是有意思。”

“只是嘗試交個朋友嘛。”紀戎輕快道。“來不來?”

暴躁老哥想了想,居然真的同意了。不多時,兩人就已經坐在雅間的酒桌邊,被一群美人簇擁。

紀戎一邊避開美人的殷勤,一邊自我介紹:“在下紀戎,是個郎中,不知您怎么稱呼?”

暴躁老哥一邊喝酒一邊回答:“本大爺姓陸。”

看起來并不愿意多說。

紀戎倒也不在意。她仔細觀察這位陸老哥的神色和狀態。

此人肌肉豐隆,步伐有力,頭發和胡子都是烏黑發亮。看起來氣血通暢,身體健康,并沒有常見的陽虛癥狀。

幸虧沒有讓他吃海狗腎。海狗腎是溫補強腎之物,陸老哥根本不需要。

“陸老爺,再來一杯吧。”一個嬌美的花娘子軟軟地靠向陸老哥,手里軟軟地舉著酒壺。

陸老哥瞬間臉紅。他別開臉去,大喝一聲:“滾!爺自己來!”

紀戎立刻了然于心。

這位陸老哥,根本沒病啊。

他只是害羞。

沒準還是個處.男。

紀戎遇到過這樣的病人,不在少數。他們或者由于內向害羞,或者由于過于緊張,總是“發揮不好”。但是實際上,他們并沒有任何疾病。

這種病人,其實是好治的。

紀戎通常喜歡用針灸的方法,從感官上直接刺激一下,讓他們“瞬間覺醒”,當場重塑信心。

至今未曾失手過。

紀戎笑盈盈地吩咐八字胡:“讓花娘子們先出去,我有些話要和陸老哥單獨聊聊。”

雅間里只剩下紀戎和陸老哥了。

“陸老哥,您的小毛病,我能治好。”紀戎開門見山。

陸老哥緊皺眉頭:“爺沒病。”

“一般有病的都說自己沒病。”

陸老哥一下子爆炸:“你究竟是誰啊!在這里神神叨叨?爺不吃了,走了!”

“我是個男科郎中。”紀戎坦率。“你確定,你沒病?”

陸老哥的眼神立刻就變了。

他沉吟半天,臉上漸漸露出難色:“紀……紀兄,您真有這能耐?”

紀戎點頭:“放心。只一針,我便能治好這小毛病。”

陸老哥驚訝:“一針?一針就能好?”

“沒問題,都說了是小毛病。剛才我已經讓人取了針過來了。”

陸老哥立刻顯得急不可耐:“那你現在就動手吧!”

紀戎倒也理解他的心急,也攤開了針包。她取出一根銀針,對準陸老哥左髖部的少陽膽經。

那里有一個穴位,叫左環跳。紀戎穩穩施針,一推。

陸老哥眼睛一下子就睜得老大。針感一下子就竄到了他的臍下,小腹。

“……起,起來了!”陸老哥失聲叫道。“居然……居然當場就起來了!”

“小聲點,我怕你嚇著外面的花娘子們。”紀戎收了針。“都說了,一針見效。”

陸老哥驚喜得聲音都有些哽咽了:“那我以后……”

紀戎一臉慈祥:“以后也不會出什么問題。”

“紀大哥您就是我再生父母!”陸老哥揮灑著喜悅的淚水。

紀戎依舊笑得慈祥:“言重了言重了。”

“把最好的酒菜給我端上來!”陸老哥一聲大吼。“今天我和紀大哥不醉不歸!”

紀戎的冷汗下來了:“別別別……”

但是她的拒絕一點效果都沒有。

陸老哥開啟了瘋狂飲酒模式,還瘋狂對她勸酒。

喝了兩杯,紀戎眼前就出現了重影。

模糊中,她仿佛聽見陸老哥說,要送她價值連城的豪禮。說著,便往她袖子里塞了個東西。

然后紀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再度醒來,太陽已經升起。

陸老哥早已消失,而她躺在昨夜的酒桌下。

紀戎嗷地慘叫一聲,沖出了驚鴻閣。

close

猜你喜歡

古代短篇虐戀 短篇言情
古代短篇虐戀
古代短篇虐戀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古代短篇虐戀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古代短篇虐戀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