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江湖歲月催

江湖歲月催

江湖歲月催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01 18:10

評語:太喜歡了,一部很棒的小說,情節構思巧妙,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文!!

蘇千羽靜靜的看著窗外的滿天繁星,無盡的回憶像是輕柔的雪花,溫柔而又迅疾的覆蓋在了這個世界,一點又一點,一厘米又一厘米的淹沒僅有的歡笑,晚晴,只怕是下次再見到我們就是仇敵了吧,如果你不殺了我我也會殺了你的,可是真的殺了你,我做的到嗎?千羽反復的問自己,找不到答案。

“夜空的滿天繁星真好看。看來又是晴朗的天氣了呢,似乎冬天已經開始在悄悄的過去了啊。”端木蓉望著窗外,靜靜的說著,像是對自己說,又像是對千羽說,夜晚的寒氣使她格外的清醒,她明白,千羽正在開始一步步的踏入那個兇險萬分的迷局,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心愛的人墜入深淵,有無數黑色的風暴涌上來淹沒了他,不是很沒用么?即使是自己心愛的人,也不能救她,忽然,明白了,原來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啊,想到這里,不禁感到無限的凄楚。

“你說那些迷路了的人會跟著星星的光芒找到家的方向嗎?蓉兒。”

“你又想千藍了吧。羽。總有一天你會找到他的,真的。”似乎不是很確信自己的話,端木蓉又點了點頭。

“總會找到的吧,那些迷失了方向的人總會找到家的吧,千藍,總有一天,我們兄弟倆是會團聚的吧。”

“羽,相爺答應了嗎?”

“嗯,確切的說相爺別無選擇,只是。”千羽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從未有過的悲傷,眼睛里涌出大片大片的水霧,仿佛下一刻,就會降臨一場瓢潑大雨似的。

“只是什么?”端木蓉不解的問道,當問題問出口的那一刻,她又后悔了。

“從此以后晚晴也會開始恨我了呢,你說晚晴會殺了我嗎?會嗎?”千羽靜靜的看著端木蓉,在燭火的掩映下,千羽的面龐純凈像是一件瓷器那般雪白,眼睛里彌漫起了無邊的大霧,仿佛永遠也不會散開似的,千羽陷入了迷茫,略微帶著一些嘲諷的說道,是的,晚晴也開始恨我了呢,我深愛了那么多年的晚晴也開始恨我呢。此時的千羽脆弱的像是個孩子般,在看到千羽憂傷的眼神的那一剎那端木蓉心里像是被無數的鋼針刺穿了心肺最薄弱的地方似的,嗖的一下便刺進去了,然后開始涌出大片大片的血,像是夕陽西下深紅色的湖,是啊,怎能不悲傷呢?看著自己所愛的人為另一個人悲傷那又該是怎樣的難過啊,只是愛情,原本就是這樣一件讓人無可奈何的事啊,像是決堤的河水,在一剎那間洶涌而出,從此潰不成軍,汪洋淹沒了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

“不會的,你那么愛晚晴,絕對不會的,羽別想那么多了,好好養傷吧,再過幾日,一場真正的暴風雨就要來臨了,而在場暴風雨里,我們,誰也無法置身事外。”

是啊,在這場終將來到的暴風雨里,沒有誰會置身其外啊,在這場盛大華美的葬禮上,命運的殉葬者搖晃著轉經筒,念著古老羊皮經卷上的咒語,邁著蒼老的步子,漸漸的來到我們的身邊,伸出巨大而有力的手掌把我們推向那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摔成粉身碎骨的塵灰,飄散在秋天的風中……

“羽,答應我,不管發生什么,一定要活下去,千萬不要因為晚晴的關系對流蘇夜手軟,你和他,注定只能存活著一個。”端木蓉掩上了房門,輕輕的出去了。千羽靜靜的聽著窗外的風聲,不知不覺的入眠了。

而此時的相府卻是一片的喧囂。

紫云閣內,煙霧繚繞,絲絲煙霧飄散在空氣中,散漫了幽香,風輕輕的吹落了外面庭院中的杏花,席卷著芳香,撲入鼻內,沁人心脾。

“你已經決定了嗎?”身穿紫衣的女子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個權傾天下的相爺。相爺穿著夜月的朝服,端坐在座椅之上,滿臉怒色的看著這個女子,手指緊緊的抓著座椅,盡量平息著自己心中的怒火。

“晚晴,爹之所以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啊,爹知道你一心愛慕著大皇子,可惜只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大皇子迷戀著來自蜀國的安雅若這是夜月人盡皆知的事情,并且西方蜀國可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啊。晚晴,天下好男子多得是,何必執著于流蘇殿下一人呢?”

“那又怎么樣,此生我非蘇夜不嫁,此生我只愛她一人,盡管是他將來成為了夜月的王,而我只能為他眾多嬪妃中間的一個,只要能與所愛的人朝夕相伴那又如何?”沐晚晴挑著眉毛問道,拔出了腰間的柳劍,抵上了相爺的喉頭。

“為了一個不愛你的人,難道你要殺了你的爹嗎?你做得到嗎?沐晚晴,即使你殺了我,流蘇夜還是不愛你呀,你知道成為帝王家的女人,等待她們的一生會是什么樣的結局嗎?我告訴你,成為帝王家的女人,從此要忍受著你所愛的男子一個又一個的換著嬪妃,年華緩緩流逝,你美貌容顏不在,到那個時候,你有皺紋了,你頭發白了,那么你還拿什么來留著你所愛的人的心。你會被打入冷宮,你會孤獨終老。在寂寞和無盡的怨恨中死去,難道你要過那樣的一生嗎?”相爺怒吼道,像是一頭即將發怒的雄師。相爺袖子一揮,掃落了桌上的杯子,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爹,你懂什么是愛嗎?你眼里只有權利,只有地位,你懂什么是愛嗎?那么娘為什么會那么狠心離開我們?”晚晴冷冷的看著沐安,一字一句的說道。

“住口。”相爺手臂一用力,晚晴的劍被打飛在空中,跌倒在地上。不知道為什么每次說到娘的時候爹的反應都會這么的強烈,直覺告訴她這其中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往事。晚晴是相爺捧在手心里的明珠,從小,相爺連大聲的話都沒對她說過,可是今天,卻為了一個已經墜入空門的女人打了自己。晚晴的臉通紅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開始灼燒,心中感到無限的委屈。

“你又去看你娘了嗎?誰讓你去的。”相爺怒聲問道,蒼白的面孔,藏在衣袖的里的手緊緊的握成了拳,指甲嵌在血肉中,感到撕心裂肺的生疼。記心碎成了無數的蓮花瓣,沉入了幽暗的河水中,記憶回到了很多年以前的鏡河水畔。

深冬的鏡河水畔落滿了厚厚的冰雪,像是無數白茫茫的羽毛似的,鏡河水畔兩岸是覆蓋著清雪的荒草,無邊的蘆葦蕩大片大片的蔓延,一個善良美麗的女子在送別著進京趕考的書生,女子笑容清甜,頭上插著紫色的發髻,頭發梳成了無數的小辮,像月牙似的眼睛,美麗無比,書生也是俊秀儒雅,挺拔瘦弱,深邃的眼眶里透露著的是對于功名利祿的渴望以及對前景的無限憧憬。

十二月的天空下的鏡河水畔格外的寒冷,寒風吹刮著漫天的飛雪,白茫茫的一片,迷茫了意氣風發的書生前行的道路,也潤濕了送別少女的心。

“你會等我嗎?”

“我會永遠的等著你,直到你考取功名,娶我為妻。”

“等著我回來,一定等我回來。”

經年過去,說永遠等待的人早已經心如死灰,遁入空門。而那個讓人等待的人終究還是負了等待的人。

年少的那些誓言終究像天空中彌漫的雪花一樣脆弱得難以捉摸,指尖一觸,便化為了寒冷的水。那些年少時候的誓言,像是一襲華麗的袍子,在歲月的風干下最終變成了一碰就會隨風而逝的塵灰。

記憶像是如千金寒鐵那般沉重,沉甸甸的直壓在心口,壓在細細密密的血管上,連血液也都停止了流動,血液積成了無數的小塊兒像是棉絮那般橫亙在血管里,似乎連呼吸也都停止了。沐安陷入了無窮無盡的回憶中……

飄雪,我終究還是負了你啊……

如果時光能重流,我愿意用我的所有來守得你一世安好。飄雪,你知道嗎?

“你說那個老尼姑嗎?看她,我為什么要去看她?我沒有娘,我一直都是和我的二娘在一起的。我恨她。”晚晴冷冷的看著相爺,心里像是如刀絞般疼痛。

“從現在起,你就會給我待在這紫云閣面壁思過,哪里也不許出去,等到夜月的天下安定了,你再出去,晚晴我這也是為你好,誰也不許放小姐出去,誰敢私放小姐出去的話,亂棍打死。”相爺扶起跌倒的晚晴,慢慢的說道,話語里落滿了威嚴,仆人彼此張望著,戰戰兢兢的,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爹,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晚晴在房間里面大吼大叫,滿地的砸著名貴的瓷器,瓷片碎落了一地,亦如此刻那顆傷痕累累的心,蘇夜,你在哪里?蘇夜,你在哪里?爹,如果你殺了蘇夜的話,我也會毫不留情的殺了你的。流蘇夜是我一個人的,只要*在,誰都不可以讓他死,他知道,流蘇夜是沒那么容易死的,沒有誰會比她更了解流蘇夜了,腦海中浮現著流蘇夜的面孔,漆黑的眸子,狹長的眼睫毛。那個冷峻高貴的少年,你還好嗎?

層層疊疊的山巒綿延起伏,氣勢雄偉,雖是初春,山中還透露著一絲寒氣,山坡上是黃綠色相間的條紋,彼此掩映著,柔嫩的樹葉,撲鼻的花香,時不時在樹上鳴叫的黃鶯,偶爾有幾只燕子飛入了群山中,穩穩的落在了高高的樹枝上清脆的啼叫著,山中有很多常青樹,黑綠黑綠的,像是無數重疊的墨痕一般。遠處綿延起伏的群山掩映到了白云之間,格外的飄渺,近處是一座幽靜的寺院名叫靈空寺,白墻黑瓦,雖算不上氣派,卻也顯得一份雅致意境,寺廟在偌大的青云山上,就像是一個墨色的點,點綴在這蒼翠的山巒中,寺廟已經有些年代了,外面的圍墻留下了歲月斑駁的痕跡,有些地方已經很破舊了,上面爬著一些綠色的爬山虎,想不到,在這群山峻嶺中間還有這樣一座寺廟。每天清晨當山上的第一縷陽光射入寺院的時候,就會從寺廟的鐘樓上傳來一陣渾厚的鐘聲,隨著山上的云霧,飄散到了很遠的遠方,在群山之間回蕩著。

“凡世間疾苦皆在人之渴望,生老病死,世世輪回,然紅塵之人,七情六欲,斬不斷青絲,了不斷塵緣、唯有成仙成佛,方能濟世救人,逃離這世間生老病死,輪回之苦。阿彌陀佛”。一個眉毛已經白了的老方丈慢慢說道,在給弟子傳佛講經,這是枯葉,這座寺廟的方丈。手捧經書,不斷輕念著,弟子則手捻佛珠,敲著木魚,靜靜的聆聽方丈的教誨。也許是因為天色灰暗的緣故,殿內的幾個弟子不住的打了幾個哈欠,殿內安靜的出奇,只有木魚輕微的聲音,方丈誦經的聲音,殿內的檀香彌漫在空氣中,更是添了幾分倦意。

殿里發出了輕微的鼾聲,所有的弟子都隨著聲音望去,卻發現有一個弟子正陷入了熟睡中……不知不覺的睡著了,這鼾聲正是這個少年發出的,和他們不同的是,這個少年有著一頭清秀黝黑的長發,只不過也是僧人打扮,顯然是個俗家弟子,而殿內的弟子是再熟悉不過了,這是無塵,七歲那年便進入了山門,一直生活在這里,和師兄師弟一起生活,雖是在佛家清靜之地生活了這么多年,可是身上那股慵懶頑劣的習性倒是一點都沒變,還是那樣的桀驁不馴,不羈,不過這個少年剛來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那個時候的他老實安靜,沉默寡言,可漸漸的和師兄師弟都混熟了,膽子也漸漸的大了,到后來,便什么也不怕了,這座寺廟誰都管不住他了,除了枯葉大師。少年的眼睫毛一顫一顫的,像是天鵝飛翔的翅膀一動一動的。少年甜甜的微笑著,似乎是夢到了很美好的事物。

見許多弟子都不住的張望,枯葉禁不住的輕咳了一聲,張望的弟子這才收回心,繼續聽枯葉大師的講經。

“無塵,你說如何才能成佛,濟世救人,進入西方極樂世界呢?”方丈輕聲的問著無塵。

“無塵?”見無人應答,枯葉大師加重了語氣。

旁邊的弟子見師傅又提醒了一次,怕招惹師傅發怒,用手肘撞了撞熟睡的少年。

“無塵,醒醒,無塵,醒醒,師傅叫你回答問題呢?別睡了醒醒。”見無塵還在沉睡叫不應,無塵旁邊的弟子又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可還是沒有半點反應,這時枯葉大師早已經停止了講經,停下來,靜靜的看著熟睡的少年。

“無塵,天上掉銀子呢,還有雞腿好多好吃的。”弟子對著無塵的耳朵,大聲的說道。

“銀……銀子,在哪兒呢?”熟睡中的少年聽到了銀子兩個字趕忙從睡夢中醒來,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然后抬起了疲倦的眼皮,時辰已經是正午了,殿內的光線很灰暗,少年打了一個哈欠,看了看外面,陰沉沉的天,青黑色的山巒,低飛的鳥兒在空中盤旋,回到了樹上的鳥巢中間,時不時傳來了兩聲鳴叫。看樣子是要下雨了呢,還真是,好睡覺啊。

“銀子……銀子呢?”少年撓頭不斷的叫著,殿內的弟子已經輕笑出了聲,旁邊的弟子用手肘碰了碰他,用眼神示意著師傅正在看著他。

“無塵,你剛才在干嘛?”

“剛……剛才啊……我在云游四方啊,您不常說出家人應當云游四方,行萬里路,廣結善緣嗎,我這不是云游四方,廣結善緣去了嗎”少年眨著眼睛嬉笑道,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殿內其它的弟子發出了輕笑聲。不屑的看著眼前這個從不循規蹈矩的少年,在他們的眼里看來,眼前的這個少年顯然是個異類,是不屬于佛家這一番靜土的。

“無塵啊,只怕你是云游到銀山上去了吧,看你高興的。”說話的是無色,是大弟子,平素為人苛刻嚴厲,與無塵交惡多年,絕不是一日兩日了,無色視無塵為競爭方丈的唯一對手,無塵雖是頑劣不堪,卻也是聰明過人,深得師傅喜愛,且師傅平日多慣著無塵,所以無色心中積怨已久。

“無塵,你又在大殿之上安睡,已不是一次兩次了,我且問你,如何才能成仙成佛,濟世救人,免受疾苦,早登極樂?”枯葉緩緩的說道。

“這個嘛,只要有很多的銀子就可以啊,要是我成為了大財主,擁有很多銀子,到時候給窮人分不就行了,或者像道濟和尚那樣云游四方,學習法術,治病救人。”無塵不緊不慢的說道。

“出家之人四大皆空,名利不過過往云煙,又何許如此執著呢?無塵,你已進入山門多年,卻生性頑劣,四處招惹禍端,看來,你是沒有佛緣了啊。”枯葉緩緩的說道,心中充滿了沉痛,這個少年算得上是自己一手帶大的,當時帶他入山門的時候他只不過七歲,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摔得渾身是傷,傷奄奄一息,躺在溪流里,殷虹的血染紅了清澈的河水,少年眼睛禁閉著。背著的是一把烈火劍,正是這把烈火劍救了他。如今時光流逝,已是十年,少年已不再是當年那個怯弱膽小的小孩子了,心中感到莫名的傷感,從他看到劍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這個少年注定是個劍客,不想再讓少年踏上這條不歸路,所以救下來這個少年,收為俗家弟子,讓他在這青山綠水中間蛻掉身上的血腥氣,成為佛家弟子,悟透生死,講經參佛,濟世救人……

“師傅你別責怪小師弟嘛,小師弟想到銀子不是應該的嗎?昨晚小師弟就輸了不少的銀子吧。”無色在旁邊打著小報告,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無塵。

“無塵,你又賭了嗎?”枯葉的臉上有了一絲隱隱的怒意。

“師傅……師傅,我,我……”無塵恨恨的看著無色。

“無塵,回閣樓里面面壁思過,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能放他出來。”枯葉揮了揮手,無塵就被帶了下去。無色在一旁陰陰的笑著。

無塵待在房間里面,靜靜的看著房間里面,房間布置得很古樸,放著兩盆蘭草,正中間是釋迦牟尼的畫像,畫像前面是一個香爐,里面插滿了香,屋內有幾把椅子,書架上面放了很多的經書,一卷一卷的。很厚很厚的疊在一起。無塵取出了藏在畫像后面的劍,劍通身是赤紅色,上面繪滿了流云的圖案。劍身光亮無比,劍周身充滿了一股熾熱的力量。烈火,這是娘當年的佩劍,自己每天都要不斷的擦拭劍,在師傅的指導下,劍法也日漸精進了,無塵靜靜的摸著劍,一滴清淚滴落到了劍身上,哥,安叔,你們還活著嗎?爹娘,你們還活著嗎?太多太多未知的謎題牽繞著他的心,記憶像是秋天的風吹動著漲潮的河水,一層又一層,不斷的蔓延,漫過河堤,漫過**露的土地,漫過無數的山坡,也漫過自己的心,漫過那些曾今最溫暖的年華。回憶如刀,深深的割在心口上,刀刀見血。疼痛的夜不能寐。十年了,哥哥,你還活著嗎?當初墜落懸崖的自己得以生還,但哥哥和安叔呢,他們還活著嗎?哥哥,你知道這么多年,我一直在找你啊,你在哪里啊?不,哥哥不會死的,記憶里的哥哥永遠是那么的強大,哥哥很小就跟著爹,就會用劍了,哥哥說過,只要他在,就一定會保護自己,可是現在沒有了哥哥,只有自己保護自己呢。這么多年,自己待在這山上這么多年了,好像這里群巒疊翠的山嵐,這里清脆悅耳的鐘聲,這里瀟瀟的風雨聲,這里聽著就讓人入睡的念經聲,已經成為了生命里的一部分,像是嵌入皮膚的指紋,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了生命里。揮之不去。可是終有一天,自己會離開這里的啊,他知道,他不是無塵,也不可能不沾染半點俗世的塵埃,他是屬于江湖的,那一片刀光劍影的世界,我要像爸爸哥哥那樣強大,變成一個強者,只有成為了強者,才能復仇……

記憶回到了十年以前的琉璃,那個時候的琉璃依然處于一片寧靜中,琉璃是極北之地的一個小城,小城里的人們在這里平凡快樂的生活著,這是羽穹之雪大陸最后一片遠離了戰火的地方,琉璃的人們善良淳樸,能歌善舞,驍勇善戰,每次到了琉璃的節日啊,家家都會擺出自家釀造的美酒,自家種植的果蔬,會烹調出美味的佳肴來慶賀節日,琉璃最美麗的時候應該就是冬天了,琉璃的冬天天空中飄滿了大雪,白茫茫的一片,白雪覆蓋上了青黑色的宅子,覆蓋了青灰色的街道,覆蓋了寧靜的琉璃,像是天邊飄著無數輕柔的羽毛似的,潔白無暇,晶瑩剔透,琉璃的元宵是一年中琉璃最盛大的節日了,到了元宵的時候,琉璃的人們,無論男女老少,都會穿著華美的衣服,女子都會精心的打扮,頭上綴滿了珍珠首飾,然后上街逛花燈,猜燈謎,放河燈好不熱鬧,記憶里的琉璃還是那個樣子,盡管時間流轉,琉璃光鮮依舊,但是所有的繁華,所有的迷夢,都徹底的焚毀在一場無邊無盡的大火中,燃燒成為了灰燼。紛紛揚揚的塵灰落入到了記憶的深處,像是一層厚厚的寒雪覆蓋了所有的溫暖,成為黑夜里永遠的夢魘……

于其叫自己無塵,還不如說自己是蘇千藍吧,這個名字,盡管十年,沒有人再這么叫過他了,即使是在空山寺里,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即使是連自己的師傅也不知道,當時師傅從懸崖下邊救回了他,問他叫什么,他什么也不說,后來師傅便賜給了他一個名字,無塵,遠離污濁的塵埃,遠離那片充滿血腥的江湖……

蘇千藍,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著自己的名字,現在的琉璃又是什么樣子了呢?只怕是沒有人再記得了錦瑟吧,當年那個縱橫天下的錦瑟誰還記得呢?不管是怎樣的繁華,終究敵不過時間,師傅曾今救下自己怕自己因為仇恨再次的卷入江湖,讓自己待在這山中十年,只是下山也只是在山腳,從沒出過青云峰,當時的枯葉想,讓千藍好好的待在這片寧靜的地方,讓他淡忘仇恨,過著簡單平凡的生活,即使是千藍從沒告訴過他自己的身世,可是那把烈火劍已經說明了一切。枯葉沒想到,仇恨像是深埋在心中的種子,隨著時間不斷的流逝,那些小小的種子在黑暗怨恨的土壤里開始生根發芽,吐出新葉,然后伸出濃密的枝干,漸漸的長成為濃密的蒼天大樹,一點一滴的吸食著自己一點一滴的血液……

時間的風沙也許可以埋葬很多,比如曾今的繁華,卻埋葬不了最深刻的感情,那些最深刻的感情沉落到了時間的河底,漸漸的生根發芽,長成濃密的水草,伸出長長的葉片,漸漸的露出時間的水面,把那些最深刻的愛,那些最刻骨的恨,暴露在陽光在下,隨著陽光在空氣中,漸漸的擴散。

房門不知道什么時間開了,也不知道師傅在自己的身后站立了好久。風吹開了窗戶,這才打斷了千藍的回憶,千藍這才驚覺師傅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自己的身后了……

天色不知道何時已經黑了,天空中下著小雨,淅淅瀝瀝的拍打著窗外種植的芭蕉葉,還不是很大,被雨水打得**作響,此時才是三月,山中只要一下雨,風吹在臉上,還是有些寒意的。

“我就知道,我是留不住你的,你不屬于這里的。無塵”枯葉坐下,靜靜的聽著窗外的風雨說道。

“師傅,我答應你,留在這山中十年,這十年里,我在這山中,雖是沒有外界那般喧鬧,因為得到師傅師兄弟的關愛照顧,卻也極為清閑平靜,還跟師傅學了不少的武藝學識,跟這里已經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師傅,或許您救下我那天您就知道,總有一天,我會離開這里的,回到屬于我的那個世界中去的,就像你知道我是蘇千藍也從不點破一樣。這些年在山中,頑劣好斗,跟師傅添了不少的麻煩,師傅的恩情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請原諒不孝弟子,如果我還能活著回來,我一定好好侍奉師傅。報答養育之恩。”千藍看著窗外漆黑的夜空,這巨大的黑暗就像是誰也捉摸不透無法預測的明天,未來的事,誰又說的清呢?

“千藍,我知道,你是不屬于這里的啊,從我救下你的那一刻你我就知道了,也許這就是你的宿命吧,我本想你在這山中十年,面對著青山綠水,古佛青燈,會淡卻心中的仇恨,沒想到你執念這么深,只怕是塵緣未了吧,也罷,你去屬于你的那個世界中去的吧,那個更廣闊,更繁華的世界,那才是屬于你的世界。無論如何只要你想回來了,這山中的門永遠為你敞開著。”枯葉背對著千藍,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也罷,人生若過往云煙,轉瞬即逝,這世間愛恨情仇,誰又說得清呢?還是做個世外超脫之人,青燈古佛,幾卷經書,裊裊青煙,孤寂一生,感悟佛的真諦,又有何不可呢?只是千藍,你的世界從此只怕就剩下血腥殺戮了。

千藍忽然想到了爹所說過的那一句話,永遠不要做一個劍客,因為從你拿起劍的那一刻,你就死了……

墨色的天穹下是瀟瀟的風雨,千藍仰頭看著這漫天的風雨,任憑雨絲擊打在自己的面孔上,輕輕的閉上了眼睛,也許,離開了所有就不同了吧,只是那個時候的千藍還不知道,他這一去,便再也回不去了……

close

猜你喜歡

玄幻女強 仙俠小說 重生復仇 武俠小說
玄幻女強
玄幻女強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玄幻女強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玄幻女強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仙俠小說
仙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仙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仙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重生復仇
重生復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重生復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重生復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武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武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盛世繁華:宮女可為妃
    盛世繁華:宮女可為妃

    言情 / 何簡隋,云香遲

    2020/02/1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仙武爭鋒
    仙武爭鋒

    玄幻 / 墨云,慕白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武域蒼穹
    武域蒼穹

    玄幻 / 李云龍,暮白

    2020/01/21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千金女俠
    千金女俠

    穿越 / 楚塵,司徒紫

    2020/01/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逆天狂俠傳
    逆天狂俠傳

    玄幻 / 李無情,天心

    2020/01/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宿謀
    宿謀

    武俠 / 皇甫沖,秦姑

    2020/01/20 | 0 人已閱

    評分:5.0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