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女扮男裝:本宮是狀元

女扮男裝:本宮是狀元

女扮男裝:本宮是狀元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30 01:22

評語:故事情節曲折復雜,高潮迭起,作者設計嚴密,情節常常出乎意料又順理成章。怎么會有這么好看的小說!一定要安利給大家!

白萱啨緊張地冒著冷汗,呼吸也加快了些:“都是有血緣關系的啊,像也是理所當然的啊。”凌漠燁繼續向前走著,白洛旸和眼前的人無論怎么看都像到極致,但還是找不出白洛旸在他身上的感覺,也或許正如白萱啨所說,血緣關系,像也是應該的。

白萱啨更加謹慎地走在他身側,他看著白萱啨的五官,是一張傾國傾城臉龐,要是這么說的話,那白洛旸是個小白臉咯?他越想越想笑,嘴唇不由得畫起一道弧度,讓白萱啨被看得臉發燙,“皇上,在看什么?”

他撥開她額前的發絲,“看著面前的佳人,心里倒有些癢癢的。好了,快回去吧,別凍著了。”她聽得耳根子發軟,心跳越發的越跳越快,“是,白萱啨告退。”

回去時,節目也快接近尾聲了,他身邊的玉錦昔也有了困意,他關心道:“皇后,你回宮歇著吧。”玉錦昔聽后,緩緩站起,福福身子“那臣妾告退,皇上。”

他不接應她的呼喚,讓玉錦昔本就冰涼的心又結上了冰,玉錦昔轉過頭,眼淚就想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滑落,皇上就這么對她不理不睬,那她這個皇后究竟是什么?玉錦昔回到宮里,直接臥在榻上,“你們都先下去吧,本宮想靜靜。”

玉錦昔從右手上拿下一只玉鐲,色澤由淺紅至深紅色,是上好的“活血玉鐲”,是當年凌漠燁年少時,第一次送她的生辰禮物,一晃十幾載而過,玉鐲依舊似當年那般晶瑩剔透,但是凌漠燁對她的心早已變得復雜至深,一滴眼淚劃過玉錦昔的眼角,果然自己還是適合躺在宮里,見不到他,反而會舒服些。

白萱啨神情自若的走了回來,“怎么這么慢?”白慕辰雙眉微皺,白萱啨帶著習慣的笑容,“天有些黑,宮里又不太容易走,繞了半天才回來。”

他半響沒有在說話,白萱啨看向凌漠燁,暗想,若有天自己能成為他的一部分,那種永遠無法割舍的一部分,那該有多好。

燈宴后,次日朝中。凌漠燁身著朝服正坐龍椅之上,朝中有部分大臣貪污受賄,百姓們力不從心,連收成比去年降了許多,看來需要人去查一下,凌漠燁最后決定親自去查,攜狀元白洛旸,榜眼蕭柯一同前往。“微服私訪?”

白慕辰在府中的馬槽附近溜著馬,白萱煙想了想,回答“起碼五日才會回來。”白慕辰一笑帶過:“我再在擔心,怕也是徒勞,你自己多加小心便是。”白萱煙回應白慕辰的笑容,“嗯,對了哥,鈴兒在哪?”

他指向另一邊,一匹棗紅色的赤兔馬看見白萱煙便興奮地踏了幾步,激動的叫著,所謂“人有呂布,馬有赤兔。”

赤兔馬可日行千里,還能也走八百,特征是鼻以上部分微微向外突,有些像兔子的頭。從前,她與鈴兒幾乎形影不離,現在心有余力而力不足,也有段時間沒能來看它了,她走過去,替她梳著毛發“鈴兒,我很久沒來,想我了嗎?”

鈴兒雖然不會說話,但仿佛能聽懂她的話般,搖擺著馬尾,側點頭,看得出鈴兒很喜歡她給自己梳毛發,她解開拴住鈴兒的繩子,飛到鈴兒的后背上,拿住鈴兒的韁繩,揚起馬鞭,**一緊,鈴兒重獲自由后,飛的極快,一下便從白慕辰的眼中消失了。

她騎向府后的樹林,凌冽的寒風吹透她單薄的身體,她只看到前方是沒有盡頭的樹林,耳旁是颼颼的風聲和鈴兒的腳步聲,鈴兒帶著她跑了很久,她覺得有點累了,停住了鈴兒的腳步,身體突然襲來暖意,是自己騎得太久有些不適應了。

她趴在鈴兒的背上,不一會竟昏睡了過去,不久,被凍了個冷戰,才揉揉眼睛,又拿起韁繩,"鈴兒,我們回去吧。”

close

猜你喜歡

古代短篇虐戀 短篇言情
古代短篇虐戀
古代短篇虐戀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古代短篇虐戀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古代短篇虐戀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