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狂暴帝君夜夜歡

狂暴帝君夜夜歡

狂暴帝君夜夜歡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29 16:00

評語:邏輯嚴謹,主題積極。既有天馬行空的想象,又回歸人本、觀照內心,在溫暖和感動之外,留有余味。

其實大月朝與無相之朝鄰近之處,生活與習俗都是一樣的,三人也沒有什么不習慣的。

橙香很乖,沒有亂出去惹事。每天跟著師兄和姐姐往大月的都城走,只是,一天天都是興致缺缺的。

顧傾雪見她悶悶不樂的,放慢了馬,與橙香并肩同行。

這樣垂頭喪氣的橙香,看起來,讓他心也揪結起來一般。他拿出一個裝水的竹筒給她:“來,喝些。”

“不想喝。”她扁起嘴,臉紅得有些過了頭,半瞇著眼看著太陽:“不知道爹爹現在怎么樣了,爹爹最喜歡喝茶了,可是沒有人給他泡好喝的茶,還偷偷的放一些蜜糖塊下去,他會覺得苦的。”

紫淚也放慢了速度,故輕松地叫著:“原來茶怪怪的味道,就是你放的蜜,不好喝啊,爹爹每次喝,都是皺著眉頭的。”

“嗚,姐姐,你怎么可以這樣子說我呢?”她就是不想爹喝苦茶,才會加蜜下去的啊。

看著白嫩的手指幾乎要揪成了結,橙香不想讓人擔心她,又笑著說:“是啊,說不定,沒有怪味茶爹爹還不喝呢。”

紫淚拍拍她的肩頭,溫和地一笑:“別擔心了,爹爹閉關是什么也不吃的。”

她嘆口氣,看著遠方的起伏山林說:“是啊,要是爹爹知道橙香不開心的話,爹爹也不會開心的。我沒事,就是有些擔心。”

顧傾雪一笑:“能這么想就對了,即然這么不開心,就試試在馬上,誰跑得快些,迎風而跑,也會讓心情好一些。”

橙香拉開竹塞喝了口水,入口的甘清香甜之味讓她眼珠子有些驚訝地定住。

然后淺淺地一笑,又將竹塞塞了回去丟給顧傾雪:“橙香可不喝酒的哦,師兄你拿錯了。”

“你讓我妹妹喝酒,大師兄。”紫淚大聲地叫著,滿眼的不贊同。

橙香已經笑了起來,夾馬而快跑:“姐姐,你要找師兄算帳啊,他想害你妹妹變酒鬼。”

顧傾雪也跑得飛快,她上次不是偷師父的酒喝嗎?現在還是故意陷害的。

只要能看到她現在燦爛的笑容,這些玩笑,開開何妨:“來吧,看誰跑得快。”

如美麗的蝴蝶一樣,在風中飛舞著。

沒有黑暗的糾纏,沒有權勢來打亂,這樣的生活,才好。

“師兄,你快點啊,烏龜爬上來了。”橙香回頭甜甜地叫著。引起了二邊的野花笑彎了枝頭,引起鳥兒的俯沖靜聽。

“還要走多久才到都城啊,我已經腰酸背疼腳抽筋了。”橙香哀怨地叫著。

“過來。”紫淚招手叫著:“姐姐跟你坐一起,給你揉揉肩。”

她翻身下地:“我要走路。”

還是走路好啊,腳踏實地真是舒服,騎馬騎得**要分家了。

吹口氣執根野草咬在嘴里,愜意地看著遠遠透出來的尖頂:“哇,那里應該是都城了,是吧?”真高興,走了三天了,總算到了,真想熱淚盈眶一番啊。

“是啊,快到了。”顧傾雪也跌下了馬:“那最高的塔,就是都城最有名的望情塔。”

遠遠地,只能看到尖頂,像金黃的針一樣,有些光采在閃爍流轉著,刺得眼睛有些不舒服。

橙香一聽,興奮了起來,湊近顧傾雪說:“你說你說,一定有一個很浪漫纏綿的故事,對吧,不然怎么會叫做望情塔,望情望情,仰望愛情。”

紫淚喝口水,無奈地說:“你啊,腦子里就是寫滿太多的為什么啊,就喜歡聽故事,我想你能猜個七八分了,說說吧。”

橙香不好意思地一笑:“姐姐真壞,總是拆我的臺,咳咳,我想可能是什么年代,那時候戰爭民不聊天,男的打仗,女的守著她的愛情,等著她心中的那個人回來,可是……。”

“可是后來男的死了,女的望斷了情,站成了塔。”紫淚忍不住地給她說完結局。

顧傾雪忍住笑,凝起眼神看那尖尖高高的塔,越走,看得會越多。

“哎喲,討厭的姐姐。”橙香拖著紫淚的手走:“人家還沒有說完。”

“你啊,每次都是這樣的結局,我看你要是傷感的話,你說著,還會哭的呢。”每次橙香自已猜的故事,都是這么樣的結局的。

橙香嘆息:“為什么愛情,總是分開得多,傷感得越深,越會記在心里越久,讓人很難忘記。”

顧傾雪看看她感嘆的臉,輕聲說:“這望情塔,也并不是這么傷的故事,其實呢,我也不太清楚。”

“嗯,師兄,你聽說過嗎?野花越艷的地下,死的人,就越多。”她神秘地說著。

“橙香,你怎么跟師兄說這些啊,這么悶,不如你聽聽風在說些什么好啦,有歡迎你來嗎?”

橙香抬起頭,滿眼的傷感,道:“真的,姐姐,風告訴我,那望情塔下面,只有蓮花,經常的沉睡,開得很少。水底下,死了好多的人。越是傷感的事,其實,都是真的。”

顧傾雪點點頭:“沒有錯,那下面,的確是種滿了蓮花,開得比任何地方的都要多,但是那睡蓮只開出來花苞兒,花瓣從來不會鋪開就凋零。橙香,那望情塔也跟宮里有關,你要是進宮去還手鐲的時候,你可以打聽一下。”

“嗯。”她輕笑:“是啊,我真的要進宮哦,而且爹爹要*跟一個人說對不起,噓,你們不能問我哦,這是秘密。”

“師兄,我們不要她了,對我們還有秘密。”紫淚笑著走得快了一些,只要看著妹妹輕松起來,似乎心情,都會變好幾分。離開龍族的山巒到這陌生的地方來,她又何嘗愿意呢?

其實對于這些事,她并不想知道,爹有爹的打算。

傍晚的陽光照在三人的身上,淡淡的金光,越發的映得臉龐發紅。風吹來,帶來了晚涼的味道,橙香輕咳了二聲。

看她臉色有些紅過頭,紫淚一手撫上她的額,擰起眉道:“橙香,你有點發熱。”

“是啊,有些不太舒服。”反正一吹這里的風,就覺得身體都軟軟的一樣。

頭二天又正好是月信來,她忍著不說與師兄和姐姐趕路,已經有些頭暈了。

擔心著橙香的身體,在天黑之前,三人急急地入了都城。

都是一身當地人的平凡衣著,顧傾雪找了一家雅靜的客棧落腳。橙香不舒服,他一定下來,就急著去找大夫,讓紫淚在客棧里照顧著橙香。

靜黑的街頭,只聞得一些稀疏的狗在叫著,遠遠的燈籠,照得都城的街很是迷蒙酷熱。顧傾雪往藥鋪的地方走去,一個轉彎的時候,看到一個黑衣女子全身發抖地看著他,眼眸里,寫滿了防備和害怕。

他聞到了血腥味,利眸一掃,往一邊走,他不想多管閑事。

那黑衣少女拿著劍,還有暗扣在腕間的袖箭,都沒有瞞過他的眼睛。

“快把人找出來,快找。”好些人的聲音傳來。

顧傾雪才走二步,少女忽然哀求地叫:“救我。”

他回頭,看著她的眼神,半蒙的臉上,那楚楚可憐的眼眸中寫滿了哀求。

他并沒有答應,她似乎很是難過,一垂眸子,輕聲地說:“走吧。”

他真走了,穿過了那條街,看到了官差在四處搜尋著人。

大概是天黑吧,或許也是真的不認識他,官差不悅地攔下他問:“有沒有看到一個女人,穿黑衣服的。”

一念之差,能救一個人。如果是橙香,端的是不會不救的,顧傾雪揚起眸子,不緊不慢地說:“看到了,她拿著劍,往那邊跑的。”他指了個相反的方向,或者是因為那女子眼中的難受,讓他想到了現在的橙香,也不舒服。

“快,要是讓她跑了,大家就提頭去見二王爺。”一個指令,如暴風過境,一下就無影無蹤。

買藥回來的時候,還看到了她,這一次,是徹底的暈了。

思量了一會,他扶起她,看到她坐的地方,滿是血。

黑衣少女眼眸凌厲一睜,一手抓向他的喉嚨。

他一手制住說:“留些力氣吧。”要想害她,不必說一句話,剛才那些人就會往這里尋來了。

她全身松軟了下來,倒在他的手臂中,只吐出幾個字:“我叫何小宛,請你,一定要救我。”

何小宛,原來是無相之朝的郡主,竟然跑來大月朝的都城了。

小宛,小宛,是一個死結。(有些原因,請看青薔)

她迷暈前,看著他,什么也不怕。

橙香靠在姐姐的肩上,看著那暈迷不醒的女子說:“真得好漂亮,有著江南女子的婉約小巧,還帶著一種貴氣,可是讓人追殺。”

“我們不該認識太多人的,橙香,早些做完手頭上的事,我們早些回去,好嗎?”認識這些帶傷的人,十有八九沒有好事。

橙香點頭,看著沉默的師兄說:“其實姐姐啊,不要怪師兄,如果換成是我,我也不會見死不救的。雖然可能是麻煩,可是世上,人人都不敢惹上麻煩,那么惡霸的人,會越來越可惡,人人為已,如果換成了自已是受傷的一方,那么想著,這世道還真是人情極冷了。”

橙香就是橙香,雖然大大咧咧,可是一旦說出一些道理,都會讓人欣然接受。顧傾雪就知道,橙香不會覺得是麻煩的。

紫淚給她端來紅豆湯喂她喝道:“我說不過你和師兄了,姐姐也沒有說什么啊,只是她醒了,就讓她走吧。”

“呵呵,姐姐真好。”橙香軟軟地笑著。

“休想藥就不喝了,誰叫你身體不舒服,也不出聲的。”

橙香的臉羞得紅極了,嬌嗔地說:“姐姐啊。”

這真的是不好啊,師兄還在這里呢。

顧傾雪也佯裝看著窗外的人來人往,那紅若睡蓮一般的容顏,怎么看,怎么想讓人疼寵她,呵護她。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 短篇美文 短篇言情 女生穿越
短篇
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美文
短篇美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美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美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女生穿越
女生穿越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女生穿越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女生穿越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