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帝王的覺醒

帝王的覺醒

帝王的覺醒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29 20:00

評語:小說在一件件劇情事件和沖突里層層鋪開,水到渠成地展現了故事的發展,人物關系以及伏筆的鋪設。非常不錯,值得推薦!

標簽: 短篇言情

眼見對方安穩的吃完燕窩粥,東方歧也不知接下來該要做些什么,忽聽門外傳來一聲濃厚的男子嗓音,臉上不易察覺露出一抹喜色。

“二弟,你可在里面?”

“大哥,我在屋內,-------”

說到半途,方是想起聞人莫離還在chuang上,這不好叫大哥如此瞧了出去,但是話到口中又不知如何說圓,只得望著聞人不知所措,好在對方一句答應,讓東方歧開口請了大哥進門作陪。

貢士鋒一進房門,瞥見莫離臉色泛白半倚chuang邊,而自家的二弟還端著瓷碗坐在chuang邊,忽地大笑了起來,朝著外面喊著商襲進門。

商襲扶衣入門,一時臉色不是很好看,這次打賭又是輸給了貢士鋒,沒想到莫離那樣清冷的性子,竟然會同意睡在一個陌生男子的chuang上,還讓此男子呆在房內一夜,這簡直比鋒城賭莊如此輕松落在自己手里還要讓自己不可思議。

“莫離,看你如此嬌弱,該不會昨天發生了什么事情吧?”

如果沒有確信此刻這話是從商襲口中說出的話,東方歧一定會找機會干掉對方。然而,這話是商襲說出來,也只好打掉牙齒往肚子里吞,商襲,絕對不是她能惹得起的,這從東方歧見到商襲第一面的時候,就被刻在腦海里的事情。

“襲兒,你這下倒是應該猜對了,你看弟媳,------”

“大哥,你在四海客棧的時候說要帶我去藏雨樓見識一番,不知什么時候方便?”

這話說出,盯著大哥那瞬間仿佛抽干了鮮血的臉色,方是痛快的一呼,此仇得報了。

“襲兒,這全是假的,你別相信他,別忘了------”

“呵呵,放心,貢閣主,我們的事情還沒辦完呢。”

商襲臉上掛著微笑,貢士鋒的臉色稍微好看了許多,只是聽到那句“貢閣主”依舊久久不能平靜,明白襲兒不會就此罷休,也就只好把戲演好,好減輕懲罰。

“二弟,別打岔,今天我們二人前來,是代替莫離娘家人來的。”

什么,娘家人,這是從何說起!

東方歧臉色除了蒼白之外,可以說用冰塊來形容,因為貢士鋒分明看到了那臉上的細小毛孔正在冒著寒冷之氣,他不禁咽了一口吐沫,他家二弟現在已是破了中介修行障礙的人,隨時可能躍入高階修行。這不是自己可以忽視的存在,要不是他家商襲逼迫他這樣做,他打死也不敢得罪自己的二弟,殊不知他家二弟也不是一個好人!

“襲兒,大哥是不是被你折磨的腦子也不好使了,說出這等無稽之談。”

自知脅迫自家大哥沒用,沒有商襲的逼迫,給她家大哥十個膽子也不敢得罪自家,更何況大哥向來是對自家言聽計從。東方歧氣憤的暗暗咬咬牙,只要這個人,不管好人壞人到了商襲的手里,都成了一個腦殘的工具了。

“呵呵,---我可什么都沒說啊,再說你家大哥就是愣頭棒槌一個,可不能怪我,要不是跟著我的身后多學了點,怕是出去的時候都會被坑害死。”

盯著商襲一副不痛不癢事不關己幸災樂禍的模樣,東方歧都想一巴掌抽死他得了,要不是自己的風度好,指不定先把大哥扁了,再讓商襲陪葬,可是,這些想法也就意**一下算了。

“莫離,我把碗先端到廚房,你們先聊著。”

俗話說:打不過我還躲不過嘛!只是找了個借口準備離開,哪里曉得商襲太狠了,竟然讓守在了門外的斬千接了自己的碗碟,自己只得無奈的折回。

“商襲,你想干什么就直接說出來吧。”

事出必有因,只有找到誰是罪魁禍首幕后指使,才能找到解決的方案,她可不相信商襲平白無故的會干出這樣出格的事情,至此,心中亦是猜出了誰是幕后推手。

“好了,士鋒,去幫我們倒三杯水來,斬千身上有中楚菊觀櫻,給我用最燙的水沏來。”

分明是商襲故意支開大哥所為,她可從來沒有聽過菊觀櫻要用最燙的水來泡才算上等品,虧得大哥一副奴仆的樣子退了出去,在大哥臨出門對望自己的無辜一眼,她已是認定自己掉入了陷阱里。

好了,我打開天窗說亮話。”“襲兒,你和貢大哥在一起了嗎?”

話問的有些不合時宜,可是商襲今兒個心情非常好,也就開心的樂道,“也就我肯委屈和他一起。”

“那恭喜了。”

莫離微笑祝賀,商襲一臉欣慰,他自小在千雪湖呆了幾年,要不是因為自己是男兒身,他怕是要拜入風冰漠為師的,只可惜千雪湖容不得成年男子,男子一旦成年,在千雪湖一頭青絲就會變成白發,他可不想毀了自己一頭的黑發。

“莫離,和我說說你們幾個師姐妹在千雪湖近年過得怎么樣?”

商襲一臉的期待,她們四個師姐妹里,他一年之中能見上幾回面的也就是紫竹,而紫竹那丫頭又太不靠譜,鬧著玩笑可以,要是詢問一些正緊事情,則是八竿子說不到點子上。此下,商襲問的話,無非是情感和生活,他商襲從來不管那些修行的事情。

“呵呵,----襲兒,幾位師姐妹都是老樣子,只不過,前些日子小師妹家里出現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的確,她那樣的背景,有些問題到了她手里確實會變的復雜。”

商襲一語評定,對于那個擁有西鮫三皇鮫身份的女子,他始終抱著遠觀的態度,倒不是這女子不討商襲喜歡,而是她那一百多歲的年齡,還是有著孩童的性子,比紫竹還要調皮,仗著到哪里都是最小的輩分,故而比紫竹還要難纏萬分。

“那雪柔呢?”

其實四師姐妹中,莫離知道商襲和大師姐最為要好,二人從小就是一塊兒吃住,直到商襲離開,大師姐每次還會去二人打小游玩的地方呆著焚香彈會兒琴,說不定就是寄托思念。

“大師姐本來是打算一同前來奪古大會的,可是因為師父的披卦,就沒有來了。”

師父南海大師,是聞人莫離最為敬仰的人,五行八卦,排兵布陣,修行醫術皆是研究的極深。單單說起修行者的身份,不提古滄大陸,就是四大陸加在一起,也沒有十個像師父一樣的四階修行者存在,若論古滄大陸現今經常走動的人,也就圣人一仙能與之相比,當然,他的兩位大師兄亦是和師父不分伯仲的。

“是什么卦語?”

“一招入古,桃花紅,只是此時入古,桃花劫。”

“哦。”

商襲聞言莫離的話,心里暗自一嘆,若真是有桃花劫伴隨,豈是你不來就能避去的,若是以后再遇桃花,恐怕劫難還會加深的,雪柔,你何其聰慧的女子,怎么會連這個淺顯的道理都不懂?

“襲兒放心,大師姐因為沒有準備好,所以沒有打算接受天定良緣。”

莫離的話是為了安慰皺起眉頭的商襲,莫離明白,對方是相信了師父的卜卦的,師父雖然天生沒有修靈師的天賦及血緣傳承,可是她融會貫通修行者及修行師的要領,竟然可以做到用龜甲卜卦,每次占卜的卦術十有八九會應驗,就向這次占卜自己來古會輸,自己果然輸了一樣,想著,看了眼前沉思的人。

哎,其實眼前這人的一門心思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這是自己完全能感受到的,要不是因為眼前的人突然出現,自己也許會選擇和一個女子相伴一生也說不定呢!找一個像師父那樣優秀的人,何嘗不是一個好的結局呢!就像云阿姨,始終陪伴師父身側,落得一個何其逍遙啊!

“莫離,我此番而來,是受人所托,不過,卻是為了你好。”

商襲話鋒斗轉,一雙眼睛直直盯著東方歧,東方歧感受到一道刺眼的目光射向自己這邊,猛地頷首。

“襲兒,替我多謝云阿姨了,只是莫離的事情連自己都無法解決。”

自己一廂情愿,奈何還要拖累其他人幫忙做些無用的事,不是兩情相悅的話,莫離怕委屈了自己的同時,亦是鬧得連朋友都沒法做了。

“莫離,感情是需要培養的。”

“東方歧,我和商襲敘舊,借你的臥室一用,你不會介意的吧”

言下之意,莫不是讓東方歧離開,東方歧連帶著感激望了一眼聞人莫離,默默地退開,哪知道了大門外面的時候,見到自家大哥守著門口。

“大哥,你這是做些什么?”

“噓噓-----噓,你想害死大哥啊。”

士鋒露出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扭曲臉頰,沖著東方歧噤聲,東方歧本是心情沉重,只想著見見鰩兒,也不管大哥正是一臉苦瓜相的靠著房門偷聽。

“二弟,別走,這次大哥是被逼的,你也知道襲兒的性子,你別怪他!”

我當然不會怪他,尚且不說他以后很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嫂子”不說,更何況他的手段可是自己畏懼的,再多不滿,也只能發發腦騷,一陣風來,一陣風走,過去算了。

“二弟,我支持你娶鰩兒。”

大哥是個頗有耐心而且細心的人,自己此番一句話都沒回答,大哥跟上自己的腳步,還一語道破鰩兒的名字,呼喚間似乎還很熟,于是管不了其他,打起了大哥的主意。

“大哥,你經常去滄雨樓,是不是認識鰩兒?”

幸虧已經走遠,否則貢士鋒打死二弟的心都會有,這讓商襲聽見了還得了,不過,也是實話,之前沒和商襲發展時,幾乎只要一到滄雨樓,就會去喝些酒聽些曲子,但是,他敢發誓,

自打想和商襲在一起的那刻,便是再也沒去了。

“鰩兒我倒認識,非常不錯的一名佳人,才藝雙絕不說,要是站在那里,說是一國之母都信。”

“一國之母也能瞧出來?”

“那當然,那些都是氣質天成的東西,別說鰩兒長的不是最漂亮的,可是那氣質,卻是獨一無二的存在,走南闖北那么多回了,見過多少女子相公,這氣質絕對是第一。”

聽著大哥毫不吝嗇的稱贊心上人,這是擱在誰心里也壓抑不住的喜歡,于是東方歧讓大哥陪著自己再去滄雨樓,想著替鰩兒贖身。

“大哥,我要去替鰩兒贖身,陪我一起去可好?”

怎么辦,這是二弟第一次開口求自己,雖沒有直接說明,可那閃爍著光芒的眼神是赤**裸的乞求,貢士鋒暗暗下定了決心,轉頭看了一眼又是重新守在門口站的筆直的斬千,心里暗罵:明明是自己的人,何時成了襲兒的打手了。

“二弟,我同意就是,若是襲兒日后問起,就說是你逼迫我的,否則我不會去的。”

“好好好!”

東方歧一口答應,這有何難,他日要真是有什么差池的時候,再尋個理由撇清關系就是。

滄雨樓。士鋒未進大門,已是被相熟的相公盯上了,直直地往里面死拖。

每逢丘擇辦事,貢士鋒總會在滄雨樓吃住,那些個相公都知道貢士鋒是個極其有錢的主,身為東方堡的立筍閣閣主,長相英偉不凡,心地又是善良,不像那些個平常光顧自己的款爺,要不有變態嗜好,要不就是陽wei,總之就沒碰到這么個完美的顧客。

然而,東方歧的到來,則是讓一些身材高大的相公十分驚艷,這年頭在滄雨樓混多了,漂亮的女人是一抓一大把,可是這么漂亮的男子,卻是從來沒有遇到過,三三兩兩英偉男子要不是鑒于東方歧一身的寒冷氣息,指不定上來強人了。

光說相公眼神如狼如虎,似有不妥,那些個女子眼見東方歧對男子不為所動,紛紛撩開衣服,扭起腰肢,抖動手帕媚笑上前。

東方歧因是一些賣笑為生的女子,也不好冷臉相待,這會讓她想起鰩兒被如此對待過便是不好過。對著搖帕而來穿著暴露的女子,只是低頭行禮避讓,結果躲過一片波濤洶涌的同時,卻是撞到一名女子懷內,再抬頭時,方是見到心中牽掛之人。

“東方公子,若是要來找沉煙的,可以回了。”

沉煙聽聞碧兒說樓下來了一名常見的貴客,應該是自己想見的人,詢問之下,碧兒說出是貢士鋒來了,知道貢士鋒算不上謙謙君子,但也是一個行事光明磊落的人,故而出來準備招待一下他。

十分感謝,之前要不是他在媽媽那交代過有人搗亂報上他的名字,自己哪里還能等到憶馨哥來,早早的按了樓里十四破身的規定,淪落為一名靠皮肉為生的女子。此恩得以讓她保留處子身份,直到遇見她,怎么不說十分感謝!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