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淚依舊花不悔

淚依舊花不悔

淚依舊花不悔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29 20:18

評語:作者運用他豐富的想象力,將讀者代入到一個另類的世界中,豐滿的人物刻畫,緊湊的情節,讓人記憶猶深,過目難忘,越看越想看,很不錯。

塞洛趁凌醉睡著時,回到呂妃里的小木屋,問她:“你又把我找回來做什么?”

呂妃里的手指輕輕一拂,便熄了蠟燭和爐火,她摘下令她窒息的兜帽,說:“那孩子怎么樣了,你還滿意么?”

在漆黑一片的屋子內,塞洛酒紅色的眼睛變成了粉色,發出邪惡的光,他微笑著說:“非常合我的胃口,我已經能聞到她靈魂釋放出的黑暗的味道。”

呂妃里欣喜地說:“那可真是太好了,沒想到我設計的一切都沒有那小子起的作用大。”

“是小姐送來的那個人嗎?”

“這么快就叫她小姐了,看來進展得很順利呀。沒錯,就是他,我發現這個孩子非常有趣,我很喜歡他,跟我過去看看吧,他似乎比你家小姐更合乎你的胃口呢。”呂妃里的右手在書架前一劃,書架被隔空從原地移到了右邊,藏在書架后的地下室通道露了出來,那里便是呂妃里的“實驗室”。

塞洛端詳過一番佐彥的靈魂后,露出滿意的笑容,“你要怎么處理他呢?”

呂妃里拿著“銀星”,說:“看來還真有必要把他給復活了呢,不過,要換種方式了。”

“我的小主人快醒了,我要馬上回到她身邊才行,我期待你的成果。”

凌醉醒來時,塞洛正溫柔地看著她,給了她一個可以融化冰霜的微笑,有那么一瞬間,凌醉仿佛看見他的身旁開滿了妖嬈的白玫瑰,在陽光的照耀下,把他襯托得高貴典雅,凌醉相信他絕不會是人類,人類無法擁有這樣精致的臉龐,就好像用晶瑩剔透的水晶雕刻出來的一樣。很快,凌醉就會發現他的的確確是惡魔,這一點絕不會錯,她認定只有他才是配得上她的執事。

塞洛從凌醉的眼神讀出“她離不開自己了”,笑容也就更加燦爛了,“小姐,我已經打聽到雷曼少爺的下落了,他住在島主埃爾羅伊的家里,我們現在過去,或許可以趕得上吃早飯的時間。”

“帶我去吧。”

“是,小姐。”塞洛又將凌醉橫抱起,瞬間來到一座巨大的葡萄莊園,塞洛放下凌醉,主仆二人朝那座微型城堡走去,塞洛贊嘆道:“不愧是島主,真是奢華的有點不像樣啊。”

凌醉倒沒什么反應,冷冷地說:“這座島原是我們家的封地,過不了多久,它還是會屬于阿卡多蓮家。”

“原來是這樣。”

塞洛敲了敲門,開門的是也是一個穿著燕尾服的男人,看樣子是埃爾羅伊家的執事,“請問你們找誰?”

凌醉禮貌地答道:“雷曼?阿卡多蓮是住在這里的吧?”

那位執事的眼里多了份警惕,端詳了凌醉一會,穿著一般、有些疲憊、十二三歲的模樣、烏黑圓潤的眼睛、海藻般的黑色長發披散著(雖然扎上了一綹,總體還算是披散著的),應該就是她了,他突然熱情地微笑著說:“您就是凌醉小姐吧,快請進。”

“謝謝。”

在往客廳走的過程中,塞洛在凌醉耳邊小聲說:“埃爾羅伊真是有位好執事呢。”

“我覺得你比他更出色。”凌醉驕傲地說。

“請您在這里休息一下,我去通知雷曼少爺和我家主人,您想喝點什么?”

“紅茶,謝謝。”

那位執事行了個禮,說:“您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凌醉端坐在沙發上靜靜等待,塞洛則站在她的身后,身姿挺拔。

埃爾羅伊的執事推著餐車走過來,“雷曼少爺和我家主人很快就會下來了,請您耐心等待,這是您的錫蘭紅茶。”

凌醉接過茶,看到餐車下層放著今天的《軌跡》,說:“麻煩把今天的報紙遞給我好嗎?”

近來,阿卡多蓮家的事一直占據著頭版頭條,凌醉真不知道是感覺榮幸好還是感覺慚愧好呢。這次的標題是:冰雪節皇宮歡慶,準成后花落誰家?凌醉不禁感嘆:“真是吸引人的的題目啊。”

塞洛掃了一眼報紙,說:“好像內容更吸引人呢。”

凌醉不在乎地說:“不就是宣布我和艾辰的婚約取消了么,沒關系,只是暫時的局面而已,我不會讓那個人的陰謀得逞的。”

塞洛冷笑一聲,說:“好像不止如此哦。”

凌醉終于讀到令她震驚的消息了:城后于冰雪節舞會尾聲時宣布“根據凡城的傳統,王子應在冰雪節這天舉行訂婚典禮,但正如大家所見,作為之前艾辰王子訂婚對象的凌醉?阿卡多蓮并沒有出席今夜的舞會。按照凡城的規定,我宣布:取消艾辰與凌醉?阿卡多蓮的婚約。在大家的見證下,我決定:艾辰王子將與我身邊這位尊貴的威蘇蘭瑟帝國的七月公主訂婚。”

因為是在客人家,凌醉盡量使自己保持冷靜,但她的怒火燒得太旺,還是可以被塞洛察覺到了。看著她顫抖的雙手,聽著她*@的聲音,塞洛高興地微笑著,心里說著:“我的主人,讓仇恨的怒火燃燒的更猛烈些吧!讓黑暗吞噬一切,與這世間的黑暗融為一體吧!”塞洛拍了拍凌醉的肩,從她手中拿過報紙,還給埃爾羅伊的執事,禮貌地說:“謝謝。”

凡城

城后宣布完消息后,最震驚的人是艾辰。凌醉到最后都沒出現,聽到母后宣布取消自己與她的婚約后,艾辰有的只是失落、空虛和難過,因為這是在他預料之內的,他是凡城的王子,他必須遵循凡城的傳統。但當他聽到母后要他與七月訂婚時,他徹底絕望了,這個消息將他推到了懸崖邊上,沒有退路。

作為凡城的王子,他必須注意公眾形象、紳士風度和禮節,只能石化在原地,等待一道晴天霹靂將他擊碎。舞會散場后,艾辰還是那樣呆立在那里,目光空洞而無焦點。

城后知道她的決定會給艾辰帶來很大的打擊,但作為城后,她除了這么做,別無選擇,“辰辰,快回去休息吧,玩了一晚,累了吧。”

艾辰將城后搭在他肩上的手推了下去,面向她,目光中充滿了憤怒和憎恨,“先斬后奏,干得真漂亮,我就說過了,沒人會把我這個王子放在眼里,就連我的母后也是這樣,我恨你!”

艾辰的話像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城后心上,城后忍著疼痛,說:“既然你知道我是你的母后,那么你就得明白,你必須服從我的命令!”

艾辰頭也不回地跑開說:“反正我就是不同意,我是有感情的人,不是任人擺布的玩偶,更不是你的棋子!”

七月憂傷地笑了笑,無奈地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這是不現實的。”

城后拉著七月的手說:“對不起,都是我把他寵成這個樣子的,他還是太不懂事了,以后可能要給你添麻煩了。”

七月倒很能接受現狀,她的成熟讓城后都有幾分敬畏,她說:“沒關系,他這種反應實屬正常,說明他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不過我會幫他丟掉這份情誼的,您不介意我給他洗腦吧?”

“你想怎么做?”

“您放心,我所做的事都是對他好的事情,他畢竟是我未來的丈夫,我不可能會害他。我希望您盡早給他安排些職務,讓他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是時候放手了,您不能再讓他生長在溫室里了,那樣對他沒有任何好處,只會讓他越來越脆弱罷了。”

“有道理,就按你說的辦吧,但總得把他的情緒調整好了,不然他對什么都有抵觸心理,我們做什么都是白費力氣。”

“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浮萊格島

雷曼、克瑞斯、埃爾羅伊和郁玄都激動地從樓梯上跑下來,雷曼一把抱住凌醉,興奮地說:“你終于回到我身邊了,我們終于又在一起了!”

克瑞斯哭著說:“小姐,您終于回來了,我和少爺天天盼著您啊。”

埃爾羅伊也高興地說:“您能回來真是太好了,歡迎您。”

凌醉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雙垂的手臂絲毫沒有抱住雷曼的意思,她的表情冷冷的,目光也是冷冷的,整個人像冰一樣。見凌醉半天沒有反應,雷曼輕輕地松開她,關心地問道:“怎么了?看見我還這么不高興,你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誰欺負你了?快告訴哥,哥替你報仇。”

凌醉強擠出一絲苦笑,冷冷地說:“我沒有不高興,只是有點累了。”

郁玄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忙笑著說:“你就別再問了,她現在需要的是泡個熱水澡和一頓豐盛的早餐,然后再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覺。你好,我叫郁玄,跟我來吧,我會安排人伺候你的。”

凌醉木木地看著郁玄,冷冷地說了句:“謝謝。”

郁玄聽得很是不舒服,但還是燦爛地笑著說:“不用客氣。”

“塞洛,跟我過來。”

“是,小姐。”

安排完凌醉的飲食起居,郁玄回到雷曼身邊,說:“你妹妹好像有點奇怪。”

雷曼皺著眉頭,一臉擔心,說:“是啊,我發現她是有點變了,變得好冷漠,好陌生,以前的她絕不是這個樣子的,她到底都經歷了什么?還有那個穿著黑色燕尾服的男人是誰?”

埃爾羅伊的執事回答說:“應該是凌醉小姐的執事。凌醉小姐剛到的時候態度沒有這么冷淡,可能是因為這個吧。”他將今天的報紙遞給大家。

“原來是這件事,難怪小姐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克瑞斯傷心地說。

雷曼嘆了口氣,說:“如果是這件事,那么誰都沒有辦法,凌醉她應該學會去接受,這是她的命運,沒有人能改變。”

凌醉洗漱完畢,換了身干凈漂亮的的衣服,和大家一起吃早餐。

雷曼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問出口了:“凌醉,你這段時間都去哪了?我們都很擔心你啊。”

凌醉平靜地說:“B十三街。”

雷曼吃驚地問:“你怎么會去那種地方?”

“因為那里很安全,不是么?”凌醉突然想起了還在B十三街的那群人,自己還沒有給他們一個交代就離開了,佐彥也不在了,他們一定亂成了一團,不能就這么丟下他們不管,得想個辦法才行。凌醉咽下口中的食物,說:“我在B十三街認識了幾個孩子,他們一直以都對我很照顧,我想請埃爾羅伊先生幫我個忙。”

“凌醉小姐,不必客氣,請講。”

“我想請您幫我把那幾個孩子送給家庭條件還不錯的人家收養,我不想讓他們再流浪了。”

埃爾羅伊笑著說:“凌醉小姐還真是善良啊,您放心,這點小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我不是善良,只是不喜歡欠別人東西。對您也一樣,等家兄回到凡城,我重管魔幻夢坊之后,我們兄妹倆一定會好好報答您的。”

“這個我記住了,阿卡多蓮家的人可是都向我做過這個承諾了,你們逃不掉的。哈哈。”

雷曼又對凌醉說:“我們離開的這段時間,埃爾羅伊先生還幫忙重整魔幻夢坊,你是該好好謝謝人家。”

“哪里,伯爵您言重了,是夫人想得周到,提前將一些要事交給她信任的人處理,魔幻夢坊才不至于落入他人手中,我只不過幫了點微不足道的小忙罷了。”

凌醉是看出來了,這個埃爾羅伊不是個簡單的人物,而且還是站在阿卡多蓮家族這邊的,有必要好好利用一下啊,她客套地說了句:“謝謝,麻煩您了。”

郁玄在雷曼耳邊小聲說:“我剛才發現你妹妹的衣服上有血漬。”雷曼的心懸了起來,靜靜地吃飯不語。

吃過早飯后,雷曼準備和凌醉單獨談談,“我知道艾晨的事讓你很難過,但你還有我們,我希望你不要為了不可能改變的事折磨自己。”

凌醉冷笑了一聲,說:“我哪有折磨自己,你不會以為我會為了艾辰而想不開吧,我可以認真地告訴你,沒那回事!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當初我不亂跑就不會變成這樣了,我接受這個結果。既然是不可能改變的事,我們就不要去想它了,想想可以、必須改變的事吧。”

“你真的沒事了?”

“真的沒事了。”

“那好,你給我講講這段時間你都經歷了什么,沒遇到什么危險吧?”

“沒有,沒什么好講的,就是我剛剛說的和你看到的這些而已。”凌醉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把她的經歷告訴雷曼,不想讓他再擔心了,隨便應付過去就好了。

“好吧,我不問了,你現在安全回到我身邊就好,你什么時候想說了,我再來聽。”

“可是真的沒什么好說的,倒是你,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都干了些什么,說來聽聽。”

“我就一直住在埃爾羅伊這里啊,還能干什么。”

“那個郁玄是怎么回事啊?我剛剛看到你們兩個在咬耳朵。”

“呵呵,就是你想的那樣唄!”

“你下手可真快。”

“我可是你哥啊,哈哈。怎么樣,她還不錯吧?”

“是挺好的。”凌醉淡淡地說,其實她也在為雷曼高興,只是不會表達了。

“那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有空逛逛這里吧,很美的。你已經安全了,記住,有我在你身邊呢。”

“知道了,哥。”

雷曼從凌醉房間走出來,被克瑞斯攔住了,“小姐她還好吧?”

“怎么可能好呢,她那么喜歡艾辰。她好像還不知道那件事,把一切責任都歸到自己身上,我想還是不要告訴她好了,我不能再讓她受傷害了,克瑞斯,我希望你替我保密,好嗎?”

“少爺真的決定要承擔一切了,遵命,少爺。小姐她沒有問起老爺和夫人的事嗎?”

“沒有,我想她是看過報紙了吧,反正都過去了,沒提更好,剩下的就都交給我吧,阿卡多蓮家族回歸的樂曲已經奏響了。”雷曼說話時,整個人都在放出神圣的光芒。

凡城

經過一番掙扎,七月不知用什么手段說服了艾辰,使他接受這一現實,艾辰也開始輔助城后治理凡城。皇宮的玫瑰園中種上了七月喜歡的黃玫瑰,象征著凌醉的藍玫瑰早已凋落。七月在艾辰的chuang頭插上了真正的“藍色妖姬”,這令艾辰很是欣慰。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言情 重生復仇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重生復仇
重生復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重生復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重生復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