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懸疑 > 金陵變

金陵變

金陵變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19 20:32

評語:通過錯落的時空,讓我們看到了古代與現代智慧的碰撞和摩擦,不得不說,這真的是腦洞大開的一本作品,大力推薦!

1、郁知遠沒有傳送0號,也沒有傳送自己。她看過電影《回到未來》《終結者》,也看過電影《蝴蝶效應》。這些成系列的好萊塢影片告訴過她一個道理:改變過去的一個小小的事件,可能就會創造出一個你前所未見的將來。她害怕把這個已經在這個年代舉足輕重的人物強行帶回21世紀,會讓中國歷史全面被改寫。她一遍遍回憶著《蝴蝶效應》里,男主角的其中一個被炸斷手腳的未來,從謹身殿的門口,慢慢離去了。扶木爾忽這會已經醒了,正坐在塌上發愣呢,一看見她來,立刻憨厚地笑了起來:“姐姐,你回來了?宴會可結束了?”郁知遠搖了搖頭,送上了醒酒湯。扶木爾忽一飲而盡,交還了杯子,嘩啦一下就站起身來,搖晃了兩下,還是站穩了腳跟硬撐著向謹身殿正殿走去。一邊走他一邊說著:“姐姐,謝謝你照顧我,將來有什么要幫忙的盡管告訴我,我們蒙古人受人恩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假如有一天,我想要逃出這皇宮呢?”郁知遠跟在后面,不緊不慢地來了一句。扶木爾忽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她,詫異地問:“你們的皇宮,難道不是全天下最華麗,最壯美的地方嗎?在這里的生活的女人,難道不是最快樂的嗎?”郁知遠笑著看著這個蒙古將軍,回答道:“不,生活在這里的每一個人,無論男女,無論高低貴jian,統統都不快樂。”扶木爾忽很驚訝地看著郁知遠,想了一會才慢慢地問:“連你們的大皇帝,也是一樣?”郁知遠走上前去,從跟隨變成了領路:“對,大皇帝陛下,他也一樣。而且——他是這個最華麗最壯美的皇宮里面,最最最不快樂的一個了。”扶木爾忽在后面,很久都沒有說話。他不明白,既然做皇帝是最最最不快樂的一件事情,那么朱棣為什么要費這么大的勁,冒著誅九族的風險造反,來爭奪這個皇位。他在后面拉住了郁知遠:“姐姐,我跟皇上要了你,你跟我去草原吧!草原上可快活了,不像在這里,規矩那么多。”郁知遠又笑了:“不,將軍,我還沒有想好該怎么做。等我想好了,要是我決定去草原,我就去你們呆的地方,騎高頭大馬,養一群好狗,吃手把肉,看下大雪。”中秋夜宴之后,后宮里沉寂了好一陣子。沒有新鮮的事情發生,皇帝的嬪妃還在從北方過來的路上,漸漸的秋風有點起來了。這一天,內廷總管老王來了柔儀殿,帶著全殿的宮女太監們,去了東西偏殿,要把以前的那些前朝舊物,統統歸到大倉去。整整三天時間,大伙都在搬家具和清掃偏殿中度過,人人怨聲載道。這日晚間,大家因為白天實在太累,早早進入了夢鄉,郁知遠好不容易熬到三更時分,悄悄爬了起來。守衛在這個時間,早已巡視過這里,已經往春和殿去了,下一遍巡視要差不多三刻鐘之后。這是檢查西偏殿有沒有密道的最好時機!她貓著腰,輕輕撥開耳房的門,溜了出去。西偏殿里,空無一物。之前堆滿了家具倒沒在意,東西搬走之后,方才覺得有點凄涼的意思。整個偏殿里,除了窗外透進來的月光,還有點生氣,剩下的就只有幾根柱子,四面墻了。要在這么大的一間屋子里面找到一個也許存在的密道入口,郁知遠只能祈禱自己是名偵探柯南加卷福上身了。她模擬著走到那天朱允炆瞬間消失的大概位置,趴在了地上,一塊磚一塊磚地用指甲摳了起來。摳了大概有七八個平方米的地磚之后,她坐在了地上。這些磚塊個個嚴絲合縫,根本沒有一塊有點松動的痕跡。也許,不是摳,是踩?半夜時分,柔儀殿的西偏殿里,有一個白衣飄飄,長發垂腰的宮女,在殿的深處,一塊磚頭一塊磚頭的跳著……這情形,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也許,密道根本就不存在吧!郁知遠跳磚頭跳得快要瘋掉了,她一**坐在地上,哼哧哼哧氣喘如牛。遠遠的,傳來了守衛們整齊的腳步聲。這個時候如果要回去,已經太晚了,她只能選擇靠著殿內的柱子,躲在陰暗的角落,期待著衛兵們開殿巡視的時候,沒有看到她。侍衛們齊齊整整的腳步聲走到了西偏殿的門口,打頭的朝里面張望了一圈,并沒有開門看,就打算走了。這時候,一個侍衛突然開口問道:“頭,為什么別的空著的殿,都要打開檢視,只有這柔儀殿的西偏殿,每天晚上,無論是誰帶隊,都不打開看一眼?”“你是新來的啊?這是太祖爺的時候就立下的規矩,柔儀殿之西偏殿,每晚值夜,不開殿檢視!再說,不檢視不省事啊,廢話這么多,快走!”一個不屑的聲音訓斥了那個愛提問的新丁,又帶著大隊的侍衛,朝春和殿的方向去了。太祖爺的規矩?知遠心里瞬間雪亮。朱重八真的如野史上所說,在明故宮下挖了地道,以備不時之需?當年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的明太祖,在登基之后為了給自己留后路,在柔儀殿西偏殿挖地道的時候,就定下了這個奇怪的規矩,不讓侍衛前來盤查?郁知遠一籌莫展。明知道這里有地道,可自己就是找不著。枉費自己在手機上下了那么多密室逃脫的游戲,真是上了戰場一個都不頂用!眼看著就要四更了,她郁悶地溜回了耳房內,爬進被子,睡起了回籠覺。剛沒睡一會,她就被秋麗的聲音吵醒了。“快別睡了,快起來。王總管剛來說了,今天派我們殿的去小蓮湖拔枯荷葉,快起來,不然一天拔不完了。”拔荷葉。這都什么活兒呀!“王總管真是,看著我們宮里沒有個娘娘主事,我們又是老人兒,什么好事都找我們,前兩天搬家具,今天又拔荷葉,明兒還要*們上房子揭瓦呢!”這個牙尖嘴利的是玉珊,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總不能說自己只睡了一兩個小時吧。她爬了起來。同喜也已經起來,看著她的模樣問:“姐姐你沒有睡好啊?”知遠點點頭,邊穿衣服邊說:“沒辦法,走吧,快去拔荷葉。”2、柔儀殿的宮女太監們被帶到了聽雨軒旁的小蓮湖。已是仲秋時分,小蓮湖上的荷花已經謝了,剩下了半池塘略有些破敗的荷花葉子。早有太監搬來了不少采蓮藕用的大澡盆,放在了湖里。知遠和同喜跨入了一個盆里,開始用柴刀砍去荷葉,放在澡盆中。除了他們這群不被待見的砍荷葉的“老宮人”之外,小蓮湖上還有一個旁觀者——九曲廊橋上,遠遠的站了一個女人,正看著她們不停地砍去荷葉。“那人是誰?你認不認得?為什么看著我們砍荷葉?”知遠問同喜。同喜停下了砍荷葉的手,看了一眼站在九曲廊橋上,穿著雨過天青色衣服的那個人,回答道:“姐姐不認識?那是皇后身邊的妙錦姑姑。因為跟著皇后年數長了,賜了姓徐。如今,這宮里要說誰能在皇后身邊說上話,就屬妙錦姑姑了。今天皇后跟皇上去東郊謁陵去了,姑姑大概是沒事,來園子里逛逛吧。”知遠點點頭,繼續砍她的荷葉。晚上才能再去找密道,白天還是繼續玩這假扮宮女的cosplay吧。妙錦在九曲廊橋上看了一會,深深嘆了口氣,默默念了句佛,打算離開。廊橋的扶手不知道是因為年久失修還是最近堆放過維修小摘星樓的木料,突然間就脫落了。妙錦失去了支撐身體的扶手,身邊又空無一人,瞬間歪倒,落入了小蓮湖中。妙錦這邊剛一落水,附近的人頓時齊聲尖叫了起來“不得了了,有人掉湖里啦!快救人!”幾秒過后,就只聽得湖面上又傳來撲通一聲。同喜身邊的人脫去外衣,也跳入了湖中。同喜所在的澡盆瞬間搖晃了起來。她趕緊爬到中間去,跟著大喊起來:“知遠姐姐,知遠姐姐去救人了。”郁知遠奮力游到了正拼命掙扎的徐妙錦附近,看準位置,一把撈住了她散亂的頭發,揪她出了水,把她朝岸邊拽去。一邊游一邊心里嘀咕著:幸好自由泳在省里拿過少年業余組銀牌,算你命好!游到岸邊,早有人伸手出來,拽上了渾身**的妙錦和知遠,給她們裹上了毯子,更有巴結的太監,不知哪里送來了姜茶,獻給了妙錦,也順便給了知遠一杯。妙錦裹著毯子,喝著姜茶,看著郁知遠,慢慢地說:“剛剛多謝了。”知遠一邊打著哆嗦一邊大口吞著姜茶說:“沒事,不過這廊橋真該修了。”說話間,坤寧宮的小宮女小太監們就來了一大堆,不由分說,簇擁著妙錦回去了,妙錦從人群中伸出一只手,朝她揮了揮,就被人群帶走了。管事太監看著她滿頭滿臉的水草,搖搖頭道:“你也別砍荷葉了,回去洗干凈自己吧,換身干衣服,別病了。”知遠哆嗦著去洗了個澡,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救了個人,還放了天假,今天的意義相當重大。然而,更重大的事情發生了。她的枕頭上,端端正正放著一封信。還是那個熟悉的信封,肯定還是那個熟悉的人。知遠撲過去拆開了信,老規矩,信沒有抬頭。“靈谷寺的桂花 很香 原來并未在意 我親自釣上鰣魚味道也好 近日秋雨連綿熏了沉香的書房 我最是喜歡 你喜歡何物 曾玉環”郁知遠抓著信,不知道該罵娘好還是感動好。想著知道密道的事情,他卻說這些沒用的。自己跟他說放下前事,要做個逍遙自在的人,他倒是執行得不錯啊!想了半天,她提筆寫道:“靈谷寺桂花是香的,可我們那個年代,進去是要花錢的。鰣魚在我們那個年代已經快要被吃滅絕了,同時快要滅絕的還有刀魚。我喜歡有圖片的菜單,會報樓層的電梯和雷雨天的閃電。還有你那天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寫完之后,她把回信裝入原來的信封,往枕頭上一扔。她相信,等她回來的時候,信肯定就消失了。郁知遠出了柔儀殿,直奔坤寧宮。她今天剛剛救了徐妙錦,不想放過這個結識宮內高層的機會。坤寧宮的宮女聽說是她來了,忙帶進偏殿里。妙錦正坐在榻上,繡著什么,見她來了,笑著說:“我的救命恩人來了,快坐下!”知遠對面斜簽著坐下,問道:“姑姑你沒事吧?”妙錦一邊讓人上茶拿果子來,一邊笑道:“沒什么事,是嗆了幾口水,也沒什么大礙的。”知遠捧著茶道了謝問道:“姑姑你怎么一個人在那里看我們砍荷葉呢?”妙錦嘆了口氣說:“你知道小蓮湖邊的那個小小的所在,叫什么名字么?”“聽雨軒啊”郁知遠一瞬間明白了徐妙錦的意思,“原來,姑姑喜歡李義山的詩。”徐妙錦聞言停下了手里的活計,眼里放著光彩,盯著她看了一會,微笑著點點頭:“姑娘,聰明。沒想到柔儀殿里還有你這樣的才女。”知遠明白自己押對了寶。其實聰明的根本不是她,而是三百多年后的那個曠世的文學家,他寫過一本經典的長篇小說,塑造了無數鮮活的形象。在其中的一個章節里,女主角面對了今早徐妙錦面對的同一個場景——她喜歡的殘荷被人拔去了。女主角說道:“我從來不喜歡李義山的詩,卻獨愛他那一句:‘留得殘荷聽雨聲’”,小軒叫做聽雨軒,正合了這句詩。那個女主角叫做——林黛玉,那個曠世的文學家叫做曹霑,大家都尊稱他的號,喊他曹雪芹先生。知遠思忖了幾秒,回答說:“姑姑,那你為什么不求了皇后,把殘荷留著呢?”妙錦邊繡手里的荷包邊笑著回答:“去掉殘荷,是麗華宮的意思,咱們皇后母儀天下,怎么會攬這樣的事情呢。”麗華宮的主人是新晉的李昭儀,多半是新得寵,大約也招搖些。知遠知道這里頭涉及了宮闈爭斗,也不愿多問。她換了一個話題:“姑姑,你常常看見皇帝,皇帝是個怎樣的人?”妙錦換了個顏色的繡針,繼續繡著她的荷包,回答道:“當今圣上,前朝的事情我是不懂的,咱們也不能說,但是皇上是至純至孝,這個錯不了的。當年孝慈高皇后去世,他守孝三年,不僅自己不飲酒,不宴客,也有三年時間不聞絲竹之聲,每日與咱們皇后只是晨昏問好,其他妃嬪更是九年都沒有見過皇上一眼。圣上龍潛之時,對咱們皇后就敬愛有加,登基之后,又第一時間接來冊封,三不五時都有賞賜,真是至情的真漢子。”郁知遠心里想著:什么至純至孝,還不是在朱重八面前演的好戲。尊敬徐皇后,還不是因為她父親是徐達,在士兵中的威信無與倫比么。不過心里這么想,表面可一點不能露出來,真該頒個奧斯卡小金人給自己了。“哦,中秋夜宴那天,我去前朝服侍大人們來著,有一位大人,和別人都不一樣,他穿著黑衣服,不跟別的大人喝酒,這位大人是什么人?”郁知遠干脆打算一次打聽個夠。妙錦看了她一眼,微笑著說:“你問題倒是不少,是個好奇的姑娘啊。那是道衍大人,小摘星樓的主人。洪武爺十五年,孝慈高皇后去世那年,皇上來京師吊唁的時候帶回去的。聽說這位道衍大人極有本事,咱們皇上每逢危險,都要靠他逢兇化吉呢。”洪武十五年?厲懷謹竟然早來了18年?這幫科學家怎么算的時間!這么看起來,道衍的逢兇化吉其實不過是明史背得好吧!知遠又在心里吐槽了。寒暄一番,知遠識趣地起身告辭。妙錦也沒有挽留,她看著起身打算離去的郁知遠,笑道:“姑娘古道熱腸,今天多謝了。將來有什么難事,盡可以來找我。”知遠謝過她,慢慢退去了。既然那個厲懷謹最喜歡去的地方是小摘星樓,反正今天是閑了,這就去看看。她遠遠繞過小蓮湖和聽雨軒,從另外一個方向,溜上了小摘星樓。自從上次在聽雨軒被嚇過,她這是第一次踏進已經修整好的小摘星樓。本來三層的小樓,如今加蓋到了四層。上次推不開的樓門,這次居然是洞開的。她溜到了二樓,發現這里已經堆放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這些東西大多數都帶著一股濃濃的東南亞風情,她思量著,朱棣可能把東南亞那些附屬國家進貢的東西,都擱在這個樓里了吧。隨便看了看這些奇形怪狀的進貢品,她溜上了三樓,發現三樓的窗戶統統從外面給釘死了,還加上了一層板子,整個三層一片漆黑,放了好多奇形怪狀的南洋家具,陰森森的,只有兩盞長明燈,飄飄忽忽地守在樓梯口。郁知遠抽了一口冷氣,拼命搖頭趕走腦子里的“鬼吹燈”三個字 ,朝著四樓奔去。看到四樓投來的自然光線,她心里踏實了不少,走進四樓,一時間神清氣爽。因為這里居然有半邊是敞開式的。這么說有點太現代,可她真不知道應該怎么形容。小摘星樓的四樓,有一半是正常的屋子,剩下的一半,是一個可以開合的半穹頂式樣的半圓球。這幾天天氣晴好,一架裹著布套的黃銅的西洋望遠鏡和一桌兩椅,正擱在那穹頂的半邊。這里,就是0號觀星的地方吧。她走過去仔細查看了西洋望遠鏡旁邊的小桌子,那上面放了一個白瓷的細頸瓶,兩個洗的锃亮的白瓷杯子,和一個估計是用來放果子的碧玉淺口盤子——0號和朱棣肯定就在這里吹牛聊天,看看星星。小日子過得不錯啊!她取下布套,把眼睛湊到了西洋望遠鏡上,眼前一片模糊。對著小蓮湖,她調整了角度,旋轉了鏡筒,這望遠鏡質量還真不錯,果然,那依舊在砍荷葉的同喜,玉珊,秋麗,小六子,個個都看得很清楚。看著小六子齜牙咧嘴砍荷葉的樣子,她哈哈地大笑了一聲,趕緊又捂住了嘴,逃回屋子里去了。四樓的另外半邊,也和二樓一樣,放了些個進貢來的稀罕物件,什么羊毛織毯,楠木雕刻的臺子之類的。最讓她覺得有意思的是,居然還有南洋國家進貢了個大的雕工極好的臺球桌子。桌上的16個彩球散了一桌子的。知遠拿起一個掂了掂重,感覺似乎是象牙的,心里罵了句娘。旁邊豎著球桿,鑲金錯銀,看起來也是華貴無比。她拿起球桿摸了摸,心里想著,哼哼煩不了,就在這個大明朝打一回全世界最昂貴的桌球吧!郁知遠拿起三角框,放好球,自己開球,一口氣打完了一局,額頭竟微微出了層細密的汗。已經記不清上次打臺球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好像是幾年前在大學的事情了吧,真是恍如隔世啊。再轉念一想,那個好像不應該是幾年前,應該是六百多年后……她搖搖頭,逼著自己不要去想這個里面的時間線和邏輯關系,她把望遠鏡用布套套好,球臺收拾干凈,把球桿放好,溜出了小摘星樓。帶上小摘星樓門的那一瞬間,她聽到背后傳來一個不陰不陽的雌雄同體的聲音:“你是哪個宮的宮人,擅入小摘星樓干什么?”3、她感覺花了一個世紀的時間,才回過頭來,在這一個世紀的時間里面,她一個合理的解釋都沒有想出來,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嗡嗡作響。當她終于慢騰騰地回過頭去,看到那張發問的臉的時候,簡直氣得肺都要炸了。發問的太監叉著腰站在她對面,神氣活現地腆著臉看著她,正是柔儀殿的好朋友——小太監小六子。“你要嚇死我啊!你大爺的!砍荷葉還累不死你呢!看我哪天不在你飯里下毒,讓你變個呆子!”郁知遠捏著小六子的鼻子恨恨地說。小六子掙脫開來笑著跑了,一邊跑一邊笑著說:“知遠姐姐你都要嚇尿了吧!你偷偷上小摘星樓,是想碰見左善世大人嗎?”郁知遠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小六子也知道玩笑開大了,擠眉弄眼地走了過來。“姐姐,你去那樓上干什么呢?”郁知遠嘆了口氣回答:“我聽說左善世大人喜歡在這里觀星,一時好奇,想看看他們怎么觀星的,看了半天,也沒搞明白,這不就下來碰到你個捉狹鬼,嚇死我了。”尼瑪,郁知遠心里想著,這要是在《甄嬛傳》《羋月傳》里面,就憑自己這智商這反應速度,在第一集就肯定已經死過十幾次了,好不容易把小六子糊弄過去,她不敢再隨便在這附近停留,一路往柔儀殿去了。小蓮湖救人之后的第二日,郁知遠到底還是發燒感冒了。管事太監料她是落水所致,樂得賣給坤寧宮一個人情,準她休息五日。她每天就是不停地喝水,上廁所,喝水,上廁所,有力氣了就去外面溜達。明代人哪里懂得喝水排毒治感冒的道理,一味地勸她捂汗不要起來。不過,她在柔儀殿的宮女中,本來就屬于最奇怪的那一個,所以,倒也沒人在意她奇怪的治療手段。第三天的午睡醒來之后,她覺得異常地熱,熱得她口干舌燥,滿身是汗。她爬起來看了看,發現自己身上除了被子之外,多了一件厚厚的披風。披風兩面都是普通的淺綠色棉布,可夾層摸起來松軟厚實,像是某種動物的皮毛。這是誰做了好事不留名,跨時代的活雷鋒,鬼鬼祟祟給她加了這個?她第一時間想到了徐妙錦,可是自己又否定了。這個人贈她披風,又不想別人知曉,不會是徐妙錦。那么就只有朱允炆的神秘小特使了。她拿起披風,果然發現披風和被子之間,又來了一封信。她不由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個神秘小特使在她熟睡之際,居然摸進房間,放下了密信,又給她蓋上了披風,行動之詭秘,讓人咂舌。今日能送披風,倘若有一天,那個失意的皇帝對自己不滿意,那么取她首級,不也輕松如如探囊取物?她強壓下心里的不舒服,拆開了密信。照規矩,信沒有抬頭。“江南濕冷 保重自己 欲見否 曾玉環”。欲見否? 她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帶回0號厲懷謹的任務有希望完成,只需潛伏在小摘星樓即可。21世紀熟悉的一切都在召喚她。她想念喜歡玩的游戲,想念熱水淋浴,想念美劇,想念往日嗤之以鼻的洋快餐,想念電扇空調,甚至想念地鐵里的人潮和紅綠燈。可是在那里,所有的未來都要依靠李蒼梧的諾言。而在這里,要想自由,她能依靠的只有這個時不時像幽靈一樣冒出來的朱允炆。為什么自己的命運,總是沒有抓在自己手里的機會呢?抓不住命運,郁知遠只能抓著披風,坐在chuang邊,出起了神。看起來,朱允炆也算是個細心溫柔的,知道我受了風寒生了病,讓人悄悄的送了披風來。裘皮的披風怕別人看了起疑,特別兩面都縫上了棉布,要是在21世紀,也算個標準暖男了吧。人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總要試一試才死心吧。她一躍而起,研磨鋪紙一氣呵成,在回信中只寫了一個字。“見”已是十一月了,朱棣的嬪妃幾乎已經全部從北平來到了京師,柔儀殿的這些老人們,被分出去了好些個,各自去服侍新到的娘娘們。柔儀殿的正殿里因為長期無人居住,積滿了灰塵,而兩個偏殿原來是堆家具的,沒什么彩頭,竟然被所有的娘娘們嫌棄了。郁知遠、同喜、玉珊、秋麗和小六子都不愿意去別的宮里趨炎附勢,留在了這個沒有人惦記的殿內值守。王總管今天剛剛來下過任務,說是近日太微垣有異象,左善世大人要來小摘星樓齋戒觀星七日,命他們前去打掃準備,伺候大人起居。知遠不敢喜形于色,只能跟著其他人一起罵著王總管來到了小摘星樓。一天的打掃之后,郁知遠主動承擔起了晚上伺候左善世大人的工作。漏夜時分,左善世大人終于來到了小摘星樓里。他從樓下上來之后,就請當晚伺候的太監小六子和郁知遠一起下到一樓等他,未經傳召,不得上到四樓。近距離觀察道衍,他眉頭緊鎖,白白凈凈,窄窄的臉龐,細長的眼睛,若不是頭發已經斑白,真算得上是個美少年。就現在這個睿智大叔款,估計也能秒殺一片萌萌少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身量和郁知遠差不多高,按現代的算法,可能只有168,如果能有個180……郁知遠使勁搖了搖腦袋,趕走自己心里奇怪的想法,盤算起了自己該如何接近這個最終目標。“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云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那人背著手,站在花間樓的三樓,遠遠望著皇宮的方向,輕**頌了太白先生的半首詩句。小半年過去了,他并沒有像自己叔叔料想的那樣,遠遁于江湖,而是就在天子腳下,隱藏在了秦淮河畔。那些往江浙,往海島,往東瀛,往云貴,往草原上尋找他的隊伍,已經迷失在山野海洋和寺廟之間,正苦苦追查著一絲絲他的痕跡,他卻在秦淮河畔的一家樂舫里,做起了東家,一呆就是幾個月。這幾個月里,他不再二更睡,四更起,每日筆耕不輟,批奏章看折子忙到顛倒黑白,也沒有再忙著跟那些煩人的言官打嘴仗或是愁著西北東北西南的戰事,每天的日子,都是那么慢悠悠的。他終于有時間看一朵花是怎樣從盛開到衰落,一尾紅鯉魚怎樣唼喋那水面的桂花,一朵烏云怎么被太陽鑲了金邊,想著一個弱女子怎么在那偌大的皇宮里完成她照死不肯透露的計劃……思慮到了這里,他收回散了的目光,走回自己的書桌邊,拿起了桌上那從宮中傳回的書信。書信只有一個字:見。從來沒有人給他寫東西敢這樣的。他收到的東西從來就是“微臣怎樣,罪臣怎樣”,這個人倒好,就只寫一個字,當真一字千金,不可多得?他拿著這份特殊的信,心里搖擺不定。手里的茶涼了,他走到書房門外,輕聲說了一句:“云帆”。他的貼身隨侍太監,自從出宮之后,便取了太白詩句“直掛云帆濟滄海”里面的“云帆”二字,有些遠遁江湖的意思,云帆見他叫了,趕緊走近前來問:“少爺,要宣哪位大人?”“說了多少次,別宣不宣的,也別說大人了,要說請,這是在外面,不是在里面了。”朱允炆輕聲糾正了云帆的錯誤。云帆連忙低下頭說道:“我知道錯了,少爺,請哪一位老師?”朱允炆輕聲道:“你可有膽子隨我回里邊一次?”云帆大驚道:“少爺,太危險了,那里邊……可是有……那個人在啊!”朱允炆微笑著說:“小聲點,我昨天悄悄地把太祖神器從黃老師那里拿出來了。”云帆到底是個少年,對未知和冒險當真的是無法免疫,他眨了眨眼睛,看著自己年輕的主人問道:“少爺,我們什么時候去啊?”朱允炆看了看桌上的回信,堅定了口氣說:“就這一兩日吧。”4、小摘星樓的四樓響起了腳步聲,那聲音由上至下,從從容容,慢慢走到了一樓來。小六子和郁知遠連忙從瞌睡里醒過來,站起來看那聲響的來源——來人是左善世的隨從。隨從拱手彎腰行了個禮說道:“公公,姐姐,時辰快要到了,左善世大人馬上要開觀星儀了,請公公和姐姐上樓來,把四樓的穹宮幫我打開。”那穹頂需要兩人合力才能打開,小六子和知遠答應著,跟著隨從慢慢走上四樓去了。小摘星樓的四樓上,道衍一襲黑衣,正坐在青銅望遠鏡旁邊的椅子上,拿著一本書在鉆研。見小六子和郁知遠跟著隨從上來了,微微頷首說了句:“有勞了。”小六子和郁知遠垂手答了:“大人客氣。”便去左右兩側拉動繩索催動機關,幾下一拉,穹頂便向兩邊退去,露出了燦燦星空。兩人干完這事后,本可以下去休息,可郁知遠惦記著想把0號傳送回去,便賴在四樓,沒有動彈。隨從看了看這兩個像木頭一樣杵在那沒有下樓意思的太監宮女,開口道:“公公,姐姐,左善世大人觀星之時,需要絕對的安靜,二位請下樓去,有所需要*會下來的。”郁知遠看了看小六子,小六子露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抬腿就朝樓下走去,她只得也跟著走了下去。走到三樓,她一把拽過小六子,在他耳邊說:“你一個人先下去,腳步聲放重些,我要悄悄看看,觀星是怎么回事。”小六子嘟囔了一句:“不好奇你會死啊。”頭也不回地獨自走下樓去了。三樓的的窗戶全被封死了,除了樓梯口的燈光外,沒有一絲的光線從外邊透進來。她輕輕挪動著腳步,生怕發出一點點聲音,驚動了四樓的0號。傳送的距離是2米,不能在四樓接近你,那么垂直距離的2米,也是可以的。郁知遠在腦子里丈量著距離,穿行在那些怪模怪樣的南洋家具間,來到了三樓原本的窗戶邊。聽著樓上輕微的腳步聲,她肯定了道衍就在自己上方。2米,自己要離得更近一點。挪過來一個奇形怪狀的大臺子,又壘上一個椅子,郁知遠爬上這座家具山,穩穩地站在了椅子上。先把0號傳送回去,然后再跟李蒼梧提出條件,自己要回來!在這個年代,至少還有一個人在牽掛她!0號,厲懷謹你這個負心漢,等著和你的男朋友團聚吧!大明朝的皇宮里,小摘星樓的四樓,左善世大人摘去了蒙在青銅望遠鏡上的布套;小摘星樓的三樓,郁知遠打開了傳送儀,用找來的厚厚的布,硬生生捂住了那個要命的提示音。四樓上,左善世大人放下布套,慢慢折好;三樓,郁知遠站在椅子上,滿意地看到距離0.4米,方向正上方的提示,按下了預傳送鍵……

close

猜你喜歡

現代短篇 驚悚恐怖 懸疑推理
現代短篇
現代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現代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現代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驚悚恐怖
驚悚恐怖

精彩100小說網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驚悚恐怖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驚悚恐怖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萌鬼神探
    萌鬼神探

    短篇 / 白亦彥,林柒柒

    2020/02/2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冷血法醫
    冷血法醫

    懸疑 / 冷鋒,呂潔

    2020/02/22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我當陰陽先生那些年
    我當陰陽先生那些年

    都市 / 方子善,冉程

    2020/02/1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妖街鬼店
    妖街鬼店

    都市 / 陰九,左馗

    2020/02/1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靈異外賣
    靈異外賣

    都市 / 朱小帥,佚名

    2020/02/1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盜墓往事
    盜墓往事

    都市 / 張傳邦,阿霜

    2020/02/19 | 0 人已閱

    評分:5.0

懸疑推理
懸疑推理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懸疑推理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懸疑推理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