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劍影留香

劍影留香

劍影留香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1-04 18:56

評語:作者的一部用心之作,作者寫的太棒了,贊一個!文筆真好,很喜歡作者寫文的這種調調,給力給力,強力推薦!

卻說秦臻眉間暗暗多添了許多愁緒。次日用過早飯,便又到了太守之處。

太守見到他愁眉不展,知道發生了不好的事情,便問道:“秦少俠遇著了什么難事,不妨與小弟講講,看我能不能為你分擔一些。”

秦臻在大廳之上來回不停踱著步子,嘆道:“那天,咳……”說著便將那日救下那婦人的事情經過向陳奕平一說。陳奕平笑道:“秦少俠果然是俠義心腸。”

秦臻嘆道:“只可惜,我看走了眼,救錯了人。”

陳奕平忙道:“這又是何原因?”

秦臻道:“我救了之后便暗覺不對,但竟一時大意,昨天到你這來時,竟忘了將她三個丟在了客棧,我回去之時,聽說她們是出去了,但過了一晚都沒有回來,我料想她們準是糟了別人毒計,也不知現在是生是死。”

陳奕平道:“秦少俠不想太操心了,既然她們都只是失蹤,也沒有太大的問題,眼下就是我派些人手四下去尋找才是。”

秦臻拱手道:“那要謝謝陳兄了。”

陳奕平道:“做官的本來就是要關心天下的蒼生,這才不違背做官之道。”

秦臻聽后,便道:“不知陳兄到了濟南之后可發覺此中有什么異樣?”

陳奕平道:“我初來此地,對這里的事還不太知曉。”

秦臻道:“這濟南城面上看的很太平,我卻覺得并不是這樣。”

陳奕平道:“覺得有什么不對?”

秦臻道:“我一時間也不能完全說上來,反正心頭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陳奕平道:“那必是秦少俠想多了,你到了我這,再怎么說也要讓小弟好好盡一盡地主之誼,嘗嘗我府上的飯菜。”說著便吩咐了一聲,便領著秦臻到了客廳一張小桌上坐下。

席間,陳奕平自己滿上一杯,又將倒滿了一杯遞給了秦臻,笑道:“秦少俠若不嫌我府上酒薄,就讓小弟敬上你幾杯。”

秦臻看了看那一小杯酒道:“我素來很少喝酒,就只喝這一杯罷。”便一口氣而下。

陳奕平便又欲給他倒滿,卻被秦臻止住道:“陳兄盛情,我也領會了,只是此番身上還有很多的事。不能與你痛飲了,我先要去找到她們再喝也不遲。”

陳奕平道:“秦少俠不要太擔心了,上天一定會保佑她們的。”

秦臻道:“但愿老天公平一點,兩個那么的女孩子,希望它不要對她們傷害才是。”

陳奕平道:“冥冥中自有天意,你這樣干著急也沒有好處,何不高興一點?”

秦臻苦笑道:“失去了她們,我怎么高興地起來?”說著吃了兩口菜,當下沒有語言,匆匆便向陳奕平告辭了。

秦臻此刻便如沒了方向的蒼蠅,在街上四處亂轉。心中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時間空空的,心中無限的愁意。又見夕陽當頭,還如舊夢,歐子的“風月無情人暗換”形容的好,不過此刻便可改作“風月無情人不見,夕陽如舊”了。

他一人悶悶不樂的行走著,便如行尸走肉般,四顧茫然。忽見一個女子暗紅色雕花鑲著暗色玫瑰花長衫的女子手中拿著羅扇和一個丫鬟正在一個珠寶店中挑選著首飾,秦臻雖看那身形實在是無嫵媚,不過此刻已無心欣賞,便只坐在那珠寶店對面的茶樓上臨街喝著清茶。

無心之間有看見那女子長發披在背后直達腰際,打扮的好生風韻,又一種清純又老成的感覺。她耳下吊著的那對白色的珍珠澤澤發亮,一副大家閨秀的光景。而此刻,在街上許多的男人,無論老少都在打量著她。那些貴公子,更是望能看見她的一顰一笑。

但秦臻此刻真的再無閑心關心這些了,心中無限凄苦,端起那手邊的清茶對著西天的云彩慢慢地喝了下去。

那女子忽地一抬頭,在附近的風流公子們不禁為之驚魂。而那女子竟一點未將他們放在眼中,一抬頭便不經意地看見了坐在茶樓上的秦臻,而他此刻竟一點兒未看到自己一般,這很奇怪,大凡這里的男人都會投來一兩眼的,可是此人竟一眼也未向著自己。又見他雙眉含愁,眼若明星,秋似深秋中深澗中的泉水般,來的冷清。

秦臻心中感苦,于是腰間一拿玉簫,蕭音錯落吹來。

此曲與那日的《菊香滿谷幽》截然不同,此刻滿腹蒼涼,不過簫聲極短,而情意卻來得連綿曲折,像是心中失去了什么一般。聽得四下的人無不心下稱奇,而對于別人的贊賞秦臻一點兒也不在意。簫聲一停,四下之人回味一陣,一片悄然。

那女子卻也是自小頗通音律,一聽便知道其中所含的意思,心中嘆道:“如此風度翩翩的公子,卻不知為何有著這么多的煩憂?”這般想著便又瞧了秦臻幾眼,覺得他身上滿是陽剛之氣,浩然正氣,心頭又道:“這男子世間真是再難見著。”當下又嘆了幾口氣,便同那丫鬟鉆進了茫茫人海中消失不見。

天又漸黑了,這一天真的不知是怎樣度過的,在茶樓本欲打聽一些消息,怎奈無功而返。當晚秦臻回到客棧草草吃了些東西便到樓上,和衣躺倒在chuang上。

筆者轉峰,看官注意。那天胡月、賈蓉隨碧芳到了街上逛著,碧芳卻道:“我知道有個好去處,月兒妹妹你一定很想去。”

胡月便問道:“是個什么樣的地方?”

碧芳笑道:“只不過是我們兒時玩耍的地方,一間破屋子而已。”

賈蓉笑道:“一間小屋子,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現在已快到正午了,秦公子差不多也快回來了,我們還是回客棧吧。”

碧芳笑道:“好不易大家能出來散散心,秦公子今日到太守那處,定要吃了宴席,我們再逛逛回去也不遲。”

胡月笑道:“我們別管蓉姐姐,她就是那樣,你帶我去你說的那個小破屋吧。”

碧芳笑道:“你就不嫌那處太簡陋。”

胡月笑道:“我自小便沒有玩過什么東西,你便帶我去吧,好姐姐。”說著便又拉又扯的撒起嬌來。

碧芳違拗不過,便嘻嘻笑道:“你既然想去,我這做姐姐的怎有不讓你去之理?”

胡月邀著碧芳叫她在前帶路,賈蓉道:“月兒妹妹,我們還是回去吧。”

胡月一回頭做了個鬼臉道:“你要回去呢就回去吧,我先跟著碧姐姐去玩會兒再回去。”說著便蹦蹦跳跳跟著碧芳去了,賈蓉本來就很擔心,此刻也無法說什么,苦笑道:“你們都去,我一個回客棧也沒多大意思,我也跟著你們去吧。”

碧芳回頭笑道:“你能一起跟著去就太好不過了。”

說著三人一起出了城門,到得不遠一處小山坡的一片小林子中,便看到了在那掩映之下的小破屋。真的是歷經歲月,有些陳舊了,三人進到屋子中。賈蓉卻在暗暗奇怪,為什么這么久沒人來的屋子一點蜘蛛網也沒有,而那屋中放著的那些小玩意雖然看起來陳舊,倘若仔細看去,便可發現是人刻意掩飾的,賈蓉本想問碧芳,突然眼前一黑,胡月與賈蓉二人一起暈了過去。

原來這里早已藏伏著人,趁她們不注意之時,暗放迷煙。此刻見胡月賈蓉中招后,便笑著向那碧芳道:“此次真是讓你受盡了苦頭,不過能將此二人帶回去見主人,卻是奇功一件。”

碧芳笑道:“為主上做事,本來就應任怨任勞,受這點苦算得上什么?”

那漢子便是上次毒打這碧芳的莽漢,不想是同她上演了一場苦肉計,此刻便柔聲問道:“你身上的傷好了?”

碧芳道:“那人倒是體貼人,就是事情管的太多。”

那莽漢笑道:“管他是狗屁君子,咱們只要將事情辦好就行了。”

那莽漢又瞧了瞧地上的胡月與賈蓉笑道:“有了這兩個美人兒,我瞧那小子也不跟主上作對了。”

碧芳笑道:“這就叫投鼠忌器,他一定不忍心看著她們吃苦的。”

那莽漢道:“走,我們將她倆弄進去。”

碧芳笑道:“薛堅的性子永遠都是那么的急。”這一說才將那漢子的真名說了出來。

薛堅雙手一拍,壞壞笑道:“我有的時候更急。”說著便扯著碧芳的衣服,坐著親密的舉動。

碧芳臉一陣微紅,啐了一口道:“你這個冤家,這個時候別那么毛手毛腳的行么?我們趕快將她們送進去吧。”

薛堅哈哈一笑,從那碧芳身上移走雙手,雙臂一分,便將胡月、賈蓉二人一手報上一個道:“我們這就進去。”

碧芳道:“幸虧你見著她倆,沒有其**心,不然這連個天仙般的美人兒都叫你糟蹋了。”

薛堅笑道:“我雖好色,但也知道事分輕重,主人要的人我哪有那個膽敢動她們分毫?”說著碧芳也嬌羞著笑了,兩人便將胡月、賈蓉二人送了下去。

走進密道,里面漆黑一片,他二人像是輕車熟路般,走的十分順利。但見走了一杯茶的功夫,便看到了前方有著些許光亮,這樣一走,便越見越明,兩旁燒著松脂火把,將密道照得透亮。兩旁的守衛也清晰可見,數名守衛都是面上戴著面具,身著一色的黑衣。見到是他兩便都紛紛讓路。走到一處,轟然一聲,一扇大石門被推開。現出了一個大廳,這個大廳卻是圓形,又有一高臺靠在目光盡處,上面又有一個石雕的著龍身的大靠背椅子,左右龍頭扶手,看起來金碧輝煌,莊嚴、神圣。

在那座位之旁此刻站著一人,錦衣華服,二人便一陣跪拜口中道:“屬下幸不辱命,已將主上要的人拿了回來,請主上發落。”

只聽那人發話道:“我爹現在很忙,你們就先將那二人送到地牢中去便可。這次你們立了大功,待爹爹有空自會好好打賞你們。”

那碧芳與薛堅見到此人,便知是少主,哪敢多嘴,便自去將二人關進地牢不提。

又說秦臻咂chuang頭和衣而眠,又怎能睡的安穩?口中責怪自己道:“想我秦臻本來就是一個不幸的人,想不到還有人跟著我受苦,我實在是太倒霉了,月兒妹妹、蓉兒,我對不起你們。”

第二天卻又早起,到了街上,正自發愁,忽聽背后有人笑著叫道:“秦大俠,秦大俠,快留步……”

秦臻轉過頭一看,原來是李彪,上次經那白衣俠女的指點之后,便回到家中仔細探尋了一番,又與弟弟大鬧了一回,心中愧疚自己錯怪了人,便打探了秦臻等人的去向,在這濟南城中也尋了五天,卻怎么也見不著,心中的愧疚實在難以言表,便道:“都怪我這魯莽性子,老天爺也不肯原諒我。”這次本是認為老天叫他一生愧疚,懲罰他的,就要揮五臺山吃齋念佛,做一個真和尚去了。不料這么早便不經意的碰到了,真是想那“有心無心之說”一般,若是一心去追逐一件事很難成功,有事不去刻意卻得來十分容易了。

秦臻一見,便道:“李兄,別來無恙?”

李彪笑道:“恙的確沒有,我心中倒是感覺對不住你,實在抱歉,上次那件事……”

秦臻截口道:“李兄就不要耿耿于懷了,秦某早忘了那事了。”

李彪笑道:“我就知道秦大俠是一個爽直的人,今日一見果然如實,對了怎未見著跟著你的那兩位?”

秦臻長長吐了口氣道:“我也正在為此事煩惱,她倆多半是被那惡婦騙走了。”

李彪當即怒喝道:“誰有那個膽子,敢欺辱她們?只要讓我知道他是誰,定要割下他的頭顱作為飲器。”

秦臻道:“我已經尋了數日,還是毫無結果。”

李彪道:“秦大俠,莫要煩惱,我相信他二人一定會吉人天相的。”

秦臻臉上一陣苦痛道:“她二人出了什么事,我這一輩子活著到底還有什么意義?”

李彪道:“我早起也未吃飯,我看你這兩天也未見吃的了多少吧,咱們便一起先去吃個痛快,何苦苦了自己,肚皮餓壞了也沒力氣去找人了。”說著便拉著秦臻到了附近一家酒樓上,便吩咐那小二道:“給大爺們去切十斤牛肉來,隨便拿兩壇你店中最好的酒。”那小二下去,不一會便端上了一盤切得很大的牛肉,兩壇陳年好酒。

而桌上都是小杯,那李彪便喝道:“喂,我說小二的,你這店里就沒大點的東西用來喝酒么,這給蒼蠅喝的杯子也老子喝么?”

那小二賠笑道:“客官別急,我們這店里的確沒有什么大酒杯,不過倒有些粗碗。”

李彪便大笑道:“那你來不快去給老子取來。”

那小二便下去拿來了大碗上來,將小酒杯收了下去。

此刻秦臻見他倒滿一碗遞給了自己,秦臻推讓道:“待到找著了她二人,我與李兄痛飲不遲,此刻卻是不行的。”

李彪見到,也不便強求,此刻見著酒肉,心頭高興,喝了一碗酒便又喂了一大片牛肉,面上露出了笑容。此人在五臺山學法,卻不戒酒肉,此刻更是長了些許頭發,竟有些看不出他是和尚了。

秦臻此刻口中喊著一片牛肉想著事情,似乎有點像女孩兒的細嚼慢咽了。喝了一些清茶,這樣一片肉卻吃了整整一個上午。待到李彪吃的酒飽肉足的時候便催著他走,李彪挺著大肚子向那小二喝道:“結賬!”便拋下了一錠十兩銀子,便與秦臻走了出去。秦臻見他喝了兩壇,面上竟毫無醉意,不禁稱奇。

再說胡月賈蓉被關在地牢中,此時過了半天,身上的藥性已去,胡月悠悠醒來,便看到賈蓉和自己睡在一個籠子似的地方,心中便道:“這莫非就是人們空中常常說的地獄?”心下一陣凄苦,自責道:“都怪我任性,偏要跑出來玩,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樣死去的。”

一想到死去之后,自此再難見著秦臻,一時竟掉下淚來,滴在了睡在一旁的賈蓉臉上。

賈蓉被她那清冷的淚滴低落在臉上,頓時也驚醒了起來,一瞧四周,便道:“這是什么地方?”

胡月道:“蓉姐姐,我們想必都已死了。”

賈蓉道:“那碧姑娘呢?”

胡月道:“可能她還沒有死。”

賈蓉此刻便道:“其實秦公子早就懷疑她了,因此才叫我好好地照顧你,提醒你,不料那狡猾的jian人,竟然還是逃不出她的毒計。”

胡月道:“不會的,碧姐姐不是那種人,她一定不會那么做,可能是她也被人……”

賈蓉道:“你到了這個時候還這么信任她?秦公子說的沒錯,你真的是太天真了。”

那一邊的石門“轟轟”一陣響動,便見到那昏暗的火光下,碧芳提著一個籃子走了進來,此刻見著她倆已醒來,便道:“兩位小姐吃點飯吧。”

胡月一見便道:“碧姐姐,你真的沒死,快放我們出去吧。”

碧芳覺得好笑,笑出口來便道:“傻丫頭,到了此刻你真的還分不清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想不到你會這么容易被人騙。哈哈……”一陣陰笑,又道:“我的兩個姑奶奶,你們就等著主上發落吧。”

胡月到了此刻才醒來過來,便拿起一盤菜欲打在那碧芳身上,怎知她身上用不了太大力,一時間那盤菜撞在了木柱子上,打破了,胡月哭著道:“你不是碧姐姐,你不是碧姐姐。”

碧芳呵呵忘形笑道:“我不是她,誰是?你已服了‘催魂散’啦,這幾天這類,都休想動武。”

胡月這才罵道:“你這惡婆娘,卑鄙無恥。”

碧芳笑道:“你想怎么罵便怎么罵吧,我不生氣。”

胡月見到她不氣反而更加得意,便欲將她送來的那些飯菜踢開。賈蓉卻止道:“別苦了自己。”便過去端過飯道:“就算是要死,也做個飽死鬼。”

碧芳向胡月道:“大小姐,請你不要發脾氣了,這個時候肉在砧上,你能怎樣?你吃不吃我管不著,說句實話,那些飯菜中我早已下毒了。”于是一陣獰笑走了出去。

賈蓉卻已吃了起來,胡月便道:“她不是說有毒么,你怎么還吃?”

賈蓉笑道:“你這個傻妹妹,如果她要殺死我們兩個早在毒暈我們的時候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現在?況且她不是說要等著她的主人來處置我們兩個么,你說她又怎么敢殺了我們?”

胡月一聽便笑道:“蓉姐姐說的對,咳……都怪我不聽蓉姐姐的話,才落得這樣下場。”說著便悶悶地吃了幾口飯。

賈蓉便寬慰道:“你便像我親妹子般,我們之間還有什么好計較的呢,不要放在心上了,這個時候我們是要好好想想能不能等到秦公子到來。”

二人吃過飯后,便有人將碗筷收去。從石門那邊進來三人,當頭的一個,怎生得:飛、虎背熊腰濃眉大眼,身高超過八尺。皮膚有些顯得黑褐色,滿臉嚴肅,穿著綢緞綾羅,腰間掛著幾塊玉佩,玉佩相擊叮當脆響。那中年漢子一見到胡月和賈蓉,便又夸贊了那薛堅和碧芳一陣,當下口中賞了一些銀票和什么秘藥的,那兩人只得諾諾恭維,一臉高興。

那人怪聲慢氣地向胡月與賈蓉道:“你們二人,可有誰愿意做我兒媳婦的?”

胡月賈蓉聞言,先是一驚,賈蓉便知道他的用意了,是想借機和秦臻套上關系而已。

胡月道:“你兒子是哪個,我們都沒見過,你說嫁就嫁未免太兒戲了吧。”

賈蓉卻嗤嗤笑道:“你兒子準是丑的找不到媳婦了。”

那人怒喝道:“我兒子長得一臉英氣,你們一見便知,有很多的姑娘想攀親富貴,他都沒有看上眼。此番我來做主,倒是你們撿了一個大便宜。”這番話講得卻是有頭有尾,就似果真有那樣的事一般。

賈蓉冷笑道:“只怕是你兒子有什么惡習,倒是百般欺辱我們。”

那人冷冷道:“無論怎樣,你二人已落在我手中,猶似探囊取物般容易。”說后便又想了一陣道:“如果你們其中有一人肯嫁給我兒子,我便放了另一位,你們自己好好想想吧。”說著便一轉身欲走,忽的一回頭道:“我給你們半天時間。”

賈蓉忽地脫口道:“你說的話算數么?”

那人冷笑道:“我是此間一幫之主,說了不話怎會像那些市井之徒般放屁一樣,你們就好好的考慮一下吧。”說著便走了出去,那碧芳與薛堅也跟在后面出去了。

待那些人走后,賈蓉沉思了一陣。

胡月口中冷哼道:“有什么了不起,便是要殺要剮隨便,再怎么也不會嫁他那種人的兒子。不過現在我只希望在我們死的時候能見到秦大哥就好了。”

賈蓉一把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旁,讓她與自己緊緊靠在一起,問道:“月兒妹妹,你是不是真的真的很喜歡秦公子?”

胡月漲紅著臉,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賈蓉笑道:“妹妹就不要害臊了,我們都是將死的人了,在臨死前將心中的話說出來,也算得上了了一件心事。”

胡月面上一陣陶醉,想起往日種種,真是幸福已極。便道語意深長地道:“我自從跟著秦大哥起,便就喜歡上了他,只是他到現在也還不明白,總把我當做妹妹看待。”

賈蓉道:“秦公子俠仁俠義,始終對這兒女私情來的十分的懵懂,也怨不得他。”

胡月嘆道:“他本無意與女子親近,卻無意親近了。”

賈蓉又道:“我現在都不知道秦公子心中想的那人到底是誰,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胡月道:“他這人對每個女子都很親近,又很疏遠,心中并沒有什么非分之想,因此他現在也不知道為什么在他身邊的女子為什么會無端的生氣。”

賈蓉嬌笑道:“你說的這話倒是真的,他不想落入感情的網罟,但又怕冷落了別人。無論怎樣,他都是世上絕少的好男子。”

胡月笑道:“蓉姐姐,你是不是也很喜歡他?”

賈蓉道:“小丫頭,別胡亂猜想,我可不敢那么想,他只能算得上我親人一樣。”

胡月又嘆道:“現在都不知秦大哥現在在何處,會來找我們么?”

賈蓉道:“他一定會找的,這個時候一定愁死了。我們現在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秦公子恐怕也難找著我們。”

胡月拿起她的手道:“蓉姐姐,都是我不好,連累了你。”

賈蓉笑道:“我們彼此誰也沒有連累誰,知道嗎?只是不知秦公子,現在一定心中發慌的很。”

胡月道:“都怪我不聽你的勸誡,這回害的秦大哥肯定是茶飯不思了。”賈蓉不語,四下一時一片寂靜。

忽然聽得一人在附近**,賈蓉聞聲看過去,卻是一個老頭兒躺在對面牢里,臉上無數傷痕,有刀傷也有鞭打的傷痕,還有燙傷。

賈蓉急忙叫了一聲,“老人家,你老人家怎么也關到了這里?”

那老兒似乎有話要說,可是有氣無力,在口中哼了幾句,卻聽不清楚。

胡月忙從懷中取來一粒“玉蜂丸”向那老頭扔了過去叫道:“接著!”那老頭子哪能接得住,待那藥丸掉到了地上,才用那滿是傷痕的手吃力的去撿,看起來很痛苦地咽了下去。

這玉峰丸,卻有不凡的來歷,是自山間一種似白玉般的白蜂,平時很難遇見,而在胡月與他爺爺住的一處恰有這種玉蜂,胡月的爺爺采其蜂蜜才制出這玉峰丸來。這玉蜂丸有著很好的療效,對人的內外傷都有顯著的療效。上次秦臻便是吃了一粒,身上的內傷才去除的。

那老頭兒只覺吃下去之時,喉間一股清涼,待得少時,說話便也清晰了,便向胡月謝道:“多謝姑娘的靈藥!”

賈蓉嘆道:“這里的主人到底是誰,竟然這般毒辣?”

那老兒沉思一陣,這才說道:“你們都有所不知,這里的主人便是便是江湖中人稱‘見影不見人’的高手,這個幫是一個地下幫,名叫‘天龍幫’,本來是一個小幫小派,這幾年不知為何壯大,竟有了統一武林的野心。”

賈蓉又問:“你老又是怎樣被抓進來的?”

那老兒道:“說話實在是丟臉,我本丐幫中的長老,看到幫中弟子一時間無辜失蹤了許多,便幾日都不眠不休的暗中觀察是什么在作怪,一天晚上我看見一個黑影見幫中兩個弟子抓起便走,也暗中跟隨著。待走到城外的一個小林子的時候,見那人閃入一間小屋子,而我跟上時一看便不見了那人。幾個大活人不可能憑空失蹤,必是有機關之類。于是我在四下尋去,見到腳底一塊青磚似乎被人動過,便搬了起來。發現了那個機關,進到暗道后,漆黑一片哪知他們在黑暗中也放著人看守,幾個人和我一陣亂打,誰知敵在暗我在明,一時敵不過,便被他們抓了起來。那個時候他們并沒有與我為難,將我帶到大廳,那‘見影不見人’倒還是好言相勸我歸順‘天龍幫’。而我念及丐幫,寧死不從,便被他們打了一個半死不活。而那些弟子也真不爭氣,受不了酷刑,都紛紛歸降了。而那幫主偏不死心,便將我留在獄室中,每天嚴刑相逼。他們真是瞎了狗眼,老夫雖是年邁,倒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

賈蓉聽了之后便道:“不知這‘天龍幫’是何來歷。”

那長老道:“我也不知道,但知道這里高手如云。剛才聽你們口中說的那個秦大哥,莫非是秦臻?”

胡月道:“你難道認識他?”

那長老道:“秦大俠我倒是不認識,不過上次聽這幫主向手下的道,這秦臻是一個厲害角色,若不能收為己用,日后一定會破壞他們一統江湖的大業。這下將你們抓來,定是防著他的。”

胡月道:“秦大哥并未得罪他們,這些人怎能這樣?”

那老頭兒笑道:“天龍幫的幫主是多么的老謀深算,他勢必看到秦臻是一個不凡的人,日后必成大患,上次聽說又派了兩個我幫以前弟子故意在他耳邊說了些什么,而后想必是用了計才將你們倆騙來的吧?”

賈蓉道:“這人的確很厲害,他安排的那些手下演的一出苦肉計,實在演的太像了。”

那長老道:“這人狡猾無比,我在這里所聽的很少,也就這點了。想不到你們也落到這魔頭手上,哎,想來這也是一場江湖浩劫。”

這句話說完便半聲不響了,是因他受了極重的傷,在玉蜂丸下雖然勉強堅持了會,這時卻因拼盡了力氣,過后便昏了過去。賈蓉又叫了數聲,也見不著他醒來。

賈蓉吹了口氣道:“這前前后后從我們到了濟南后,根本整個事就是一個騙局!”

胡月嘆道:“也不知秦大哥能否想的明白,千萬別著了壞人的道才好。”

賈蓉道:“這魔頭雖安排的仔細,而秦公子也不是凡人,想必也知其八九了。”

胡月道:“這樣我便放心了,他有了提防便不會被壞人害了,只要他沒事,我便放心了。”

賈蓉笑道:“這人的一生要受多少的騙呵,每時每刻都可能被別人騙。”

又說秦臻與李彪同行,李彪肚里吃的滿滿的,便道:“此番沒有盡興,待得你找到她們的時候,我一定要與你大醉一場。”

秦臻笑道:“只要找到了她們,什么事都好辦。”

李彪大笑道:“秦大俠,你這個亂走也轉不個所以然來,咱們去玩兩把如何?”

秦臻道:“玩什么?”

李彪神秘一笑道:“跟著我去了那就知道。”便也不等秦臻允許,便拉著他到了一座賭坊。

里面可是熱鬧的很,一個莊家在臺上喝道:“快押!快押!押大賠大,押小賠小,押個姑娘陪大嫂。”李彪隨秦臻在人群中竄著,這一竄不要緊,卻發現了一個人,便是那薛堅,人稱“土霸王”的人,此刻大抵是得了些賞銀出來賭了。李彪拿出一錠銀子,放在小的那邊賣小。莊家又笑道:“誒,買定離手,買定離手。”說著便將碗一揭開,一看便道:“四、六、六,大。”說著那莊家高興地分配銀子。

李彪罵道:“媽的,老子今天運氣不好,不玩了。”轉身又向秦臻道:“秦大俠,我們走吧。”

秦臻道:“李兄且慢,我在此發覺了一人,覺得從他那可能打探的出月兒和蓉兒的去向。”說著便又伸手向那一個滿臉堆笑的粗漢一指,那人此刻哈哈笑道:“我又贏啦。”

李彪便欲去抓抓那漢子,口中還道:“待俺去抓他來問個仔細。”

秦臻慌忙止住他道:“若是這樣打草驚蛇,他定會使詐。不若我們暗暗跟隨著他,定能探的一點頭緒。”

李彪點頭道:“秦大俠說的對,我一時差點又魯莽了。”秦臻此刻有了線索,心中大快,緊鎖的眉頭一展,便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李彪誤打誤撞來消遣,不料讓秦臻碰到了線索,這也正印證了那句“有心無心”的話,而此刻李彪卻想到可以與秦臻大醉,一時間腦中生了幻想。

天已漸黑沉了下來,等了半天。那漢子便提著一壺酒,口中咬著一只狗腿,邊吃邊喝還便哼著小曲兒,秦臻、李彪暗中跟隨他到了城外的那片小樹林中,到了那處小屋子便不見了他的蹤影。

半天時限已到,那所謂的幫主也進到了地牢,向胡月賈蓉二人道:“你們想好了沒有?”胡月根本就不理他。賈蓉道:“我再問一次,你說的話真的是真的,可以放了我們其中一人?”

那人道:“我說過,我說的話從來就是算數的,你們不必擔心。”

賈蓉沉思半晌忽的道:“我愿嫁給你兒子,但你一定要放了月兒妹妹。”

那人呵呵笑道:“還是你識抬舉,你愿意的話,等會就拜堂成親吧。”

胡月聽此便向賈蓉道:“蓉姐姐,你千萬不要聽他的,我們死了就算了啦。”

賈蓉忽地一流淚道:“我們有一個人能出去也好,出去后,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顧秦公子。”

那人命人將牢門打開,笑道:“出來吧。”

說著賈蓉鉆了出去,向那個人道:“這下你總可以放人了吧?”

那人陰笑道:“還得待你拜完堂之后。”

胡月道:“你別假仁假義,惺惺作態了,蓉姐姐,我們一起死在這算啦。”

賈蓉一陣沉默,便抬頭向那人道:“你可要記住你說過的話。”

那人點了點頭,卻不知此人是個地下幫主,生性狡猾之極,生怕秦臻找上門來,本來就是以她倆要挾制秦臻的,哪知賈蓉竟一時相信了這個小人。

當下那幫主叫人陪她道室內換了新娘裝,頭上戴著鳳冠,鳳冠之上寶石累累,又又無數的金線銀線,戴在頭上顯得珠光寶氣,人也顯得十分高貴。在室中,雖是打扮的漂亮,而面對銅鏡的時候淚水卻止不住嘩啦啦流了出來,而那些下人不知道什么,依言替她打扮好,添脂擦粉。

又說那稱“土霸王”和天龍幫的一些塵事,那“土霸王”薛堅,以前是江湖上出名的強盜,后到了濟南投到天龍幫下,仗著勢力欺壓百姓,那些百姓多次向官府鳴冤都奔打了回來。而當秦臻來后,以及不久前,這里來了位新官后,便有所收斂,暗中打探官府中的形勢,也好做出賄賂的舉措。而此刻,他已將天龍之所向外泄漏了,他依然高高興興地哼著歌兒。這天龍幫本是一武林異人,一等一的高手“見影不見人”黃青商創建,不過私底下建立幫派卻未與武林同道知道,后來廣結羽翼,自小而大,本來就有著商場經歷的他竟有了吞并武林的野心。他有一女一兒,女兒叫黃鶯,兒子叫黃琪。這黃青商雖偏袒自己的孩兒,教的武功自然也比別人精細,但他兒子卻未學的純練。所收弟子中確實一個年老的弟子練得比較純熟,此人心地叫好,對黃青商忠心耿耿,只在黃青商身邊做一個保鏢,并不出去作惡。這弟子年紀雖老,卻有著顆頑童的心,只不過沒有童年那般自由自在之地供他玩耍。

話回正鋒,賈蓉將紅蓋頭蓋在頭上,這便出到大廳。黃青商高興已極,口中稱贊著這即將過門的媳婦,而他不知,賈蓉的性子是甚是剛烈,她平時身上便放著把匕首,而那薛堅與碧芳等人都未發覺,而據碧芳觀察了數日,知道這兩人身上并未帶病人,因此在將她們放到地牢喂上了“催魂散”后也未搜她們的身,故而沒發覺胡月身上的“玉峰丸”,更沒想到賈蓉身上還帶著匕首。而此刻賈蓉心中打好草稿,在等他們將胡月放走后便自殺保住貞潔。

出到了大廳,她一只手由喜娘攙扶著,雖然有著紅蓋頭遮著面,她恍惚中看到那所謂的黃青商之子滿臉英氣,心底冷笑道:“你雖俊,但不及秦公子的千萬分之一。”當下又滾落數滴淚花。

但聽黃青商道:“開始拜堂吧。”

賈蓉卻伸出玉手道:“等一等。”

黃青商道:“你還在等著什么?”

賈蓉道:“我這個時候都要拜堂了,你也應該放了月兒妹妹再說。”

黃青商笑道:“原來你是為了這事,你既然愿意嫁給我們琪兒,我也不會違背我的話,來人啊,將牢中另一位女子帶上來。”

一忽兒,胡月便被帶了上來。

胡月看到賈蓉一身新娘服,便大叫道:“蓉姐姐,你千萬不要相信他,不要相信他。”

黃青商冷笑道:“能嫁入我家是多大的福氣,你這個小丫頭懂什么?”又向那押著胡月的幾個人道:“快將這小丫頭放出去,切莫傷著了她。”那幾人便將胡月帶了出去。胡月走之前,還在叫:“蓉姐姐,你千萬不要拜堂,你不要相信他。”

賈蓉心頭一陣痙攣,一股難言的情結,心頭道:“別了,我的月兒妹妹,別了,我的秦大哥……”

只聽喜號一起,便有人叫道“一拜天地”了。

此刻賈蓉以為黃青商放走了胡月,心下也無牽掛,唯等一死,只是此刻一生的遺憾是死之前都不能與秦臻一見,如果在死的時候秦臻還在身邊該多好,那么他是否會為她流淚,是否能了解了她的心?

又一聲“二拜高堂”,她和黃琪跪下去向黃青商行了禮,那黃青商此刻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哪知道賈蓉背后的舉動。

待得“夫妻對拜”的時候,二人一起彎腰對拜,只見賈蓉手中匕首在燈光下一閃,便刺入了自己的%膛,但見鮮血如流,賈蓉緩緩倒了下去,鳳冠掉落,真是花鈿委地無人收。那少年見狀,一把將他扶住,便嘆道:“姑娘又何必如此?”

賈蓉此刻大量流血,意志有些消沉,口中有氣無力的念著“秦公子”,雖是無力,但接連不斷,仿佛在死的時候也要記住她口中念的這個人,這凄厲的聲音怎不叫人掉淚?黃青商和一旁的黃鶯都是一驚,黃鶯走過去瞧了瞧傷勢,見匕首已入三寸,才知無救。便也道:“難道你口中的秦公子竟比你的命還重要么?”而她口中仍然重復著那三個字“秦公子”,仿佛這天地間也只有這幾個字來的真實。

忽聽一人怒喝,“放開她!”

人生有的時候便是充滿了“恨”,這“恨”的緣由是人生中有著的那些無奈,恨難消,千古知音少,一首李煜的《望江南》給人無限感慨: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游龍,花月正春風。

close

猜你喜歡

玄幻女強 武俠小說
玄幻女強
玄幻女強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玄幻女強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玄幻女強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長生不死
    長生不死

    都市 / 白鶴,杜雨菲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超級財神系統
    超級財神系統

    都市 / 王東,陳雪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盤古淚
    盤古淚

    玄幻 / 風幽鳴,赤玦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斬仙者
    斬仙者

    武俠 / 方浩,洛靈兒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玄幻 / 蒼術,唐妙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奶爸的修仙之路
    奶爸的修仙之路

    玄幻 / 楊辰,慕青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武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武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 斬仙者
    斬仙者

    武俠 / 方浩,洛靈兒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劍御萬古
    劍御萬古

    武俠 / 侯羽,烈陽凝兒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武神箭尊
    武神箭尊

    玄幻 / 趙云,楊傲雪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我即王
    我即王

    武俠 / 陳君臨,虞雅南

    2020/02/29 | 0 人已閱

    評分:5.0

  • 當時明月好
    當時明月好

    武俠 / 南宮宸,翾冉

    2020/02/27 | 0 人已閱

    評分:5.0

  • 大武皇
    大武皇

    武俠 / 葉塵,柳依依

    2020/02/25 | 0 人已閱

    評分:5.0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