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精彩100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桃花骨 > 第一章 桃花塢交鋒

第一章 桃花塢交鋒

小骨 2020-04-01 01:27:41

  黑如潑墨的夜空中,懸著一輪巨大的明月,清冷的月光一瀉千里,傾落在沉睡著的滄瀾大陸上。

  繁華的燕國座落在北方的盡頭;稍弱的楚國與晉國,則分據大陸西方與南端;而四圍山巒簇擁:西方的太白山,東方的蒼山和峸嶺,以及北方云霧繚繞的九岏峰,簇擁著大陸中央交織的河流水網、田野山林和低矮的丘陵山峰。

  在一條通往楚國主城的大道上,有一家客棧。在客棧的其中一間客房里,一個女子身著紫衣,戴著半塊罌粟花狀的銀質面具,遮去她大半張臉,但從她露出的容顏來看,定當為傾城之色。

  她站在窗前,與天上的圓月對視,三千青絲盡數垂于腰際。

  來到這里已經三天了。她按照尊主出發前給她的那些資料判斷著方位,毫不停歇地連日跋涉,終于來到了這次任務的所在地:桃花塢。

  而她的任務,便是在此地攔殺楚國長公主楚瓊。

  楚國長公主楚瓊,自幼疾病纏身,五歲那年被楚皇帝楚奕徴送到一修士之處學習武藝,調養身體。十多年過去了,隨著政務壓力和年齡的不斷增大,楚奕徴早年落下的暗疾也愈益加重。因此,這次楚瓊回國除了要處理一些雜務外,更多的還是爭奪這楚國儲君之位。

  楚國除了長公主楚瓊已十六有余,其他兩位皇子最大也不足八歲。比起心智成熟的楚瓊,幼齒小兒更容易被拿捏。所以,無論如何,她的那位主子也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楚瓊上位。

  而桃花塢,便是楚瓊回歸楚國的必經之地!

  季涼初的眼睛里陡然閃過一道暗芒。按情報上所說,楚國長公主一行人不日將抵達桃花塢。

  她盯著宛如玉盤的皓月,心思微頓。

  但愿不會是今日。

  在窗口佇立良久,直到夜色更濃,冷風更盛,季涼初這才踱到chuang邊,躺下。

  頭剛沾枕,眼睛剛剛合上,卻陡然聽見極其輕微馬蹄聲。她閃電般起身,由臥姿站起,抓起放在一旁的長劍,騰躍而起,幾個縱跳,便徹底地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暢通無阻的大道兩旁樹木叢生,八個黑衣人騎著駿馬分別護在馬車的四方,不急不徐的前進著。踢踏的馬蹄聲和車輪碾壓地面所發出的聲音打破了夜的沉寂。

  季涼初踩在一根外伸的枝椏上,雙臂環%,清冷的目光落在不斷接近著的馬車上。準確的說是馬車的頂蓬處一個不起眼的地方。那里有著一個很特別的圖騰。圖騰似花非花,似獸非獸,正是楚國上層階級的馬車所特有的。

  由此看來,這馬車內坐的,便是她此次的任務人物了!

  “不殺楚瓊,不用回魔宮見我!”

  臨行前尊主下了死命令,她對那個對她有再造之恩的宛若神邸般的冰冷的男人,只有抱拳應下。

  三年前,她在如同乞丐一樣時遇見了他,他本是魔宮的尊主,卻收了她這個自幼疾病,身體素質較為低下的人進入魔宮——學劍,調養,接任務,彈指間便是三年。

  雖然他極為冰冷,但她依舊是感激他的。也因此,他所給她的每一個任務,她都竭力去完成,這也樹立了她在江湖上“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不留活口”的狠辣形象。

  只是……季涼初垂眸,看見樹木投在地上的影子,原本如死水般的眼神驟然晃動。

  今時不同往日,但愿事情可以按預料中的那樣發展。

  車隊仍不斷地前進著,突然,為首的人驟然勒緊韁繩,鷹眼銳利地盯著前方的某一處,下意識地握緊了腰側的長劍,肩臂蓄力。

  只見一個人站在樹梢上,因背對著月光的緣故,看不清那人的臉。

  為首的黑衣人并未冒進,而是沉聲問道:“敢問閣下何人?”

  “自是活人,難道還是死人不成?”

  聞聲,黑衣人眼中極快地閃過一道暗芒,心中有個猜想逐漸成型。他又道:“那閣下來此所為何事?”

  “當然是……”季涼初飛身而下,一身紅衣隨風而動,罌粟花狀的銀質面具在月光下折射出冷冽的光,“取爾等首級!”

  音未落,那邊的黑衣人的身軀卻是陡然一震,瞳孔瞬間收縮。

  果然是她,魔宮魅女!

  江湖人言,魔宮魅女,紅衣銀花,長劍在握,殺人如麻。狡詐善變,巧笑嫣然間奪人性命。

  就在季涼初完全暴露在月光之下的時候,對面的八個黑衣人中出現了短暫的躁動。

  為首的黑衣人掃去一個眼神,其余的人頓時安靜下來。而后他才又轉過臉,面無表情地看著季涼初,“我等與魔宮素無仇怨,閣下何故如此?”

  季涼初聞言,勾起半露的**,雙臂抱%,盡顯慵懶之態。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江湖規矩,僅此而已。”

  每說一字,長劍便拔出一寸。直至最后一個音節落地,長劍出鞘,寒芒乍現。同一時刻,人隨劍進,凌厲的攻勢瞬間迸發。

  對面的黑衣人們在最初的怔愣之后,迅速作出反應,眼中對“魔宮魅女”這四個字所產生的驚懼一瞬間消散,只剩殺手獨有的冰冷。

  兵刃相接,兩把劍互相拼擊發出的爆豆般的脆響在劍的殘像下,每一下都如同敲在人心上。

  季涼初越打越覺得身上的力氣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流失著,以至于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勁力去抵抗對方的攻擊。

  現在他們雖然與自己拼擊猛烈,但礙于自己往日里狠辣的名聲,并不敢真的過于靠近自己。或許他們以為現在的她只是在逗他們玩,就像貓總愛捉弄老鼠一樣。但是現在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時間久了,他們就會有所察覺,到時候別說殺木淺暖,就連自保都成問題!

  如此看來,只能以雷霆之勢迅速拿下對方,不給他們絲毫*@的時間!

  一念既生,便如同生了根般深植于心。季涼初原本如古井般無波無瀾的眼睛里頓時迸發出鋒利無比的光,周身浮起的凌冽的殺氣,直叫見者心驚。

  黑衣人見此,心下一凜,渾身的肌肉霎時緊繃。

  就在這時,季涼初欺身而上,以不可思議的步法極快地接近著黑衣人。她的雙目中似藏著冰冷的鋒刃。赫然之間,季涼初便凌然沖到黑衣人的身前!這一擊劍氣滿天,如出海的游龍,猛烈的似要將大地都掀翻!

  驚駭中的眾人匆忙拿劍抵擋,但因心中慌亂,在氣勢上已是落后了一大截,只得步步后退,竟毫無反手之力!

  突然間,那柄極為細薄的長劍迸發出一連串嘹亮的銳音,就如同天雷怒發,破空而來。其中兩人只來得及將劍抬到*前,快若閃電的長劍便已來到他們面前!

  長劍劃過一個玄妙的弧度,頓時,兩人只覺得避無可避,不禁驚恐地瞪大雙眼,里面全是對死亡的恐懼!

  下一秒,劍道微變,兩人在數秒內直接被一劍封喉!

  寒芒凜冽,反手挑刺,再殺兩人!

  對面的黑衣人心中已不能用驚駭來形容,他們不斷后退,妄圖躲開她迅猛的攻勢,但季涼初是鐵了心的要一舉拿下他們,又怎么可能放過這么好的機會?

  季涼初大喝一聲,長劍出手,人隨劍進,霎時間風舞梨花,劍氣滿天!季涼初一人一劍,如天馬行空,矯矯不群,翩若驚鴻,宛若游龍!

  一時間,勢如破竹,不可抵擋。轉眼間,八人就只剩下一個。

  最后一人一臉驚駭,準確的說是一臉驚悚地看著不斷逼近的長劍。

  魔宮魅女……魔宮魅女……魔宮魅女!

  突然,季涼初如同毀壞了的機器般戛然而止,定在原地,凌厲的攻勢也驟然退去,下一秒,原本意氣風發的季涼初陡然癱軟在地!

  唯一一個還活著的黑衣人見此當即一愣,臉上還殘留著未褪去的驚懼,看起來分外滑稽。

  待回過神,他嗤笑:“呵,什么時候大名鼎鼎的魅女也玩兒起苦肉計了?”

  季涼初不置一詞,目光落在地面的陰影之上,心生復雜。

  自幼時起,每至十五月圓之日,她便會渾身無力,再加上當時身體孱弱,所以自記事以來,每個月的十五那天,她幾乎都是在chuang榻上度過的。后來進了魔宮,在精心調養下,她在月圓之日已可以四處走動,只是不可動武,否則力氣便會以平常三倍的速度流失。今日她本打算強勢取下他們的項上人頭,卻不料卡在了最后一步。現在她的力氣幾乎盡失,根本拿不起劍,就如同案板上的魚肉,只能任人宰割!

  那個黑衣人卻是不知季涼初內心翻滾的波濤,只是戒備地盯著她,一步一步緩緩靠近。

  季涼初單手撐地,猛然抬起眼,目光冰寒地掃向對面的人。

  那人被季涼初冷冽的眼神一掃,頓時心神俱震,腳像生了根一樣再挪不動分毫。而后又似寬慰自己般喃喃:“一個連劍都拿不起的人,能有什么威脅?”

  說完,黑衣人似抓住了什么般,突然仰天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是啊,你現在連劍都拿不起來,我為何要懼你?!”

  季涼初沒有心慌,沒有不屑冷哼,反倒一勾唇,笑了。

  “你就不怕我是在詐你嗎?”

  “以你的本事,除非身體真的出了什么問題,否則你若想殺我,根本不廢吹灰之力,你詐我純粹是多此一舉。”

  “那你為什么停在離我一丈遠處,再不往前進一步了呢?”

  “我……”那人被噎住了。

  季涼初又笑,眼底泛起一絲輕微的波瀾。

  “哼,不知等會兒長劍入%時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那人惱羞成怒,眼中盡是陰霾。他冷笑一聲,拔劍而起,閃著寒芒的劍尖直直地刺向癱坐在地上的季涼初。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 桃花塢交鋒 第二章 宋影青 第三章 救書生 第四章 虐殺追兵 第五章 回魔宮 第六章 燕國帝都 第七章:邛褚 第八章:你還要我怎樣? 第九章:她有一雙和那個女子一樣的眼睛 第十章:樓蘭國師 第十一章:我若是有你這雙眼就好了 第十二章:尚書是陰兵? 第十三章:推入地獄的人 第十四章:陰兵借道 第十五章:吃了甜的就不疼了 第十六章:他已經死了很久了 第十七章:冬藏的幻境 第十八章:活著重要,活著重要。 第十九章:八卦 第二十章:三月暖陽雨,初涼惑朝夕。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