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精彩100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桃花骨 > 第五章 回魔宮

第五章 回魔宮

小骨 2020-04-01 01:33:24

  良久,季涼初回過神。

  此時天已微曉,東方的天際泛著紅光。

  看到宋影青眼中閃過的掙扎,她嘆了口氣。沒去管身旁男人紛繁雜亂的內心,季涼初活動活動右手,并未發現有什么不適。

  “藥丸的副作用就是右臂脫力?”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倒沒什么可擔心的。

  “不是。”勾陳輕舒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緩如常,“鳳凰說,吃完藥一個時辰以后,會有一個肢體突然脫力,像斷了一樣,但并沒有具體說是哪一個肢體,估計是不固定的。”

  季涼初點頭,表示明白了。隨后抓起佩劍,躍上樹梢,幾個騰起,消失不見。

  烈日當空,一頭戴黑紗斗笠之人騎著駿馬如閃電般向西方掠過,揚起一陣飛塵,一塊插于地下的青石上,刻著“太白山”三字。

  不多時,駿馬在一間客棧門前停下,季涼初翻身下馬,把韁繩遞給迎上來的店小二。與此同時,季涼初從懷里掏出一兩碎銀子,連同一塊玄黑令牌,一起扔給店小二。

  “給馬喂些上等的草料!”

  看到玄黑令牌上的燙金大字“魅”,店小二的目光一瞬間變得恭謹。

  這間客棧明面上是供過往行人休息之地,其實是魔宮建立在太白山下的據點。

  店小二不動聲色的將令牌還給季涼初,揚起招牌式的笑容,點頭哈腰:“得嘞您吶!”

  店小二牽馬離開后,季涼初奔向不遠處的太白山。

  太白山重巒疊嶂,高聳入云,樹木極為茂盛,蒼翠欲滴,站在太白山的主峰上往下看,地好像沒有了似的。而魔宮就建立在太白山的主峰之上,太白山上茂密的樹林和多如牛毛的山嶺也是魔宮最為天然的屏障。

  魔宮的主殿名為魔煌殿,佇立在太白山的最高處,是魔宮宮主辦事之處。

  凌空架起的閣道上,涂飾的朱紅油彩鮮艷欲滴,用丹桂和木蘭修建的宮殿,像岡巒高低起伏的態勢,極盡曲折回環的景致。

  魔宮的建筑的雕飾也是極為精致的。各種花紋和圖騰栩栩如生,繁縟卻不失神秘。放眼望去,遼闊的山嶺、蒼翠的樹木充滿人的視野,山體周圍繞著一層薄薄的煙霧,似乎凝聚著不動,日光下的遠山顯出淡淡的紫色。主殿不遠處有一池潭水,澄澈見底,幾只鳥兒落在潭邊伸頸飲水。

  此時,風塵仆仆的季涼初剛剛進入魔宮宮門,趕往魔煌殿。

  “魅女!”

  季涼初停下腳步,循聲望去。

  只見一女子身著黑色勁裝,心口處用金絲線繡著一朵罌粟花——這是魔宮有四大護法的標志。

  魔宮有四大護法,分別是魑、魍、魈、魎,他們四人分別掌管魔宮四大主要產業。在魔宮,四大護法是除魔宮宮主以外地位最高的人。

  “魑?”

  “怎么去了這么久?”

  “執行任務時遇到了點麻煩,已經處理了。”

  “那就好。”魑心中的大石終于落地。如果季涼初出事了的話,她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向尊主交待。

  “尊主在魔煌殿嗎?”

  “不在,他回將軍府了。”

  季涼初微微頷首。

  琉璃宴將近,他的確該回去了。

  世人皆知魔宮宮主名為花重錦,卻不知他另一個身份是燕國將軍府嫡長子,沈暝。

  轉身欲走,卻被魑叫住了。

  “等等!尊主說你回來之后去將軍府找他,這是入府的信物。”魑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塊玉佩,交予季涼初。

  這塊玉佩名為赤冰魄,是燕國將軍府長子自小佩帶之物。

  赤冰魄狀似水滴,澄澈透明,四季清涼,是為冰魄。再加中心一簇火焰狀赤紅紋理,故曰赤冰魄。

  接過赤冰魄的那瞬間,季涼初心中涌出難以言喻的感覺,像是……這玉佩本就屬于她一樣。

  尊主的玉佩怎么會是她的呢?

  壓下奇怪的念頭,季涼初把玉佩裝好。

  “那我今天整頓一下,明日便動身。”

  魑看著季涼初,紅衣張揚,陽光下的銀質面具折射出奪目的光,她突然有些迷離。

  “魅女,你該慶幸你有一雙好眼睛。”

  紅衣女子聞言,好奇地回過頭,卻發現身后空無一人。

  纖白的手撫上眼角,心中一時驚疑不定。

  她的眼睛怎么了?

  夜幕低沉,清風陣陣。

  季涼初躺在chuang上,發出平緩的呼吸聲。驀地,季涼初翻了個身,左手剛巧壓住放在枕邊的赤冰魄上。

  就在這時,水滴狀的玉佩忽然閃了一下,在漆黑的房間里顯得格外詭異。

  睡夢中的季涼初突然一震,像是被人從高空拋下,跌入無盡深淵。

  慢慢地,身體變得輕盈,腳下有實地的質感。周圍無邊黑暗隱去,露出無盡殷紅桃色。

  成片成片的桃樹花開正艷,風輕輕掠過,無數桃花瓣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如雨水一樣在空中翻飛,連成一片桃花雨。

  chuang榻上的女子展開眉頭,嘴角露出笑容。

  透過漫天的花瓣,她看見一棵巨大的桃花樹下站著一位女子。那女子身著一席束腰紅袍,眉間一點朱砂痣,妖冶至極,三千墨發用金步搖綰起,露出修長白皙的脖頸。可是無論她怎樣努力,始終看不清紅衣女子的面貌。

  她想走近些,然而身體卻挪不動分毫,好像周圍有堵無形的墻,將她禁錮在里面。

  正掙扎間,陽光灑落在紅衣女子身上,季涼初看到,桃樹下的女子的左手處突然閃爍起赤紅色的光!

  而與此同時,她的左手也不禁灼痛起來,并從左手一直蔓延到心臟。

  痛!

  季涼初覺得她的心上似乎有根絲線,此時正不停地勒緊。她用右手摁著心臟,不停地在地上打滾,想逃脫這巨大的疼痛感。

  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疼痛感退去。

  季涼初閉著眼睛,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渾身像是剛從水里打撈出來的一樣。

  驀地,季涼初覺得周圍特別的熱,睜眼一看,原來四周不知何時竟燃起了熊熊大火,轉瞬間便匯成了一片龐大的火海,萬千桃樹被燒成虛無,灰燼彌漫在整片天空!

  她站在火海中央,驚恐地看著向她撲來的迅猛的火浪。

  她不斷的躲閃,企圖逃離這片火海,可是她身后的火似是長了眼睛般一直對她窮追不舍。

  奔跑間不放心地向后瞅了一眼,卻陡然發現火勢離她已不足一尺,再下一秒,火舌撲面而來,頃刻間將她吞噬!

  “啊——"

  季涼初尖叫一聲,猛地睜開雙眼,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心臟撲嗵撲嗵劇烈地跳著,好像一張口就會沖出來似的。

  涼意襲來,季涼初逐漸回神,心情也慢慢平靜。她這時才發現,自己竟走到了太白山后崖,再往前一步便會跌下萬丈懸崖。

  遠處繁星點點,勾勒出神秘的圖景。

  季涼初站在后崖上,紛亂的思緒聯結成巨大的網。

  桃花樹下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自己的夢里?她左手上不斷閃爍的血紅光芒又是什么?還有,自己明明只是一個看客,卻為何突然被卷入那場火海?

  恍惚中,下意識地攥起手,卻摸到一個冰涼的東西。

  心下一驚,低頭去看,水滴狀的玉石正安靜地躺在手心里。

  赤冰魄?

  自己怎么會拿著赤冰魄出來?

  季涼初凝神看著,**抿成一條直線。

  赤冰魄變得不一樣了……那股熟悉感突然消失了!似乎她接過赤冰魄那瞬間產生的感覺只是自己的錯覺!

  季涼初移開視線,清風穿膛而過,驀地低低嘆息一聲:“沈暝……”

  在魔宮魅女喃喃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個叫這個名字的人,正在燕國京都九華城的魔宮旗下的云間客棧里,和一個人談論著什么。

  “為什么一定要*把赤冰魄留給她?”沈暝盯著坐在對面戴著黑色兜帽的人,隱隱有咄咄逼人之勢。

  三年前,他回魔宮時,在太白山附近遇見了季涼初。當時的她蓬頭垢面,可那雙眼睛卻引得他心里一陣發顫,于是便不顧她的身體素質,將她收入麾下。

  幾日后,魔宮來了位不速之客。

  來人一身黑衣,面容隱于寬大的兜帽之下。

  “你救回的人,能影響帝王之氣,更改天命。”

  魔宮宮主嗤笑:“她不過是一個小女孩而已。”

  神秘人并未生氣,只是反問一句:“你可聽說過十一年前楚國盛極一時的傳言?”

  他驚起,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你是說……這個小女孩就是那二人之一?!”

  十一年前,楚國有言:

  有二人者,桃花為印,位高者謂之福,位低者謂之禍,得其一者可撼國。

  神秘人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你只要知道,這對你沒有壞處就好了。”

  兜帽下傳出的暗啞的聲音,拽回了沈暝翻飛的思緒。

  他看著對面的人,眼底極快掠過一抹光芒。“九仞,這么久了你還是一點沒變。不論是三年前你找到我時,還是今天我們結為同盟,你還是一樣的喜歡讓別人猜。”

  九仞低語:“你所擔心的,不過是我騙你與否。”

  沈暝微怔,隨即挑眉道:“事關江山大業,我如何會不謹慎?”

  “我說過,她是可以影響帝業氣運的人,縱然位卑為禍,但若運用得當,便是禍他人國,殃他人民。”九仞的低沉暗啞的聲音里多了絲絲蠱惑,“只要你聽我的,用不了多久,這大陸就是你的了……”

  沈暝原本略有不安的心漸漸平復下來。

  “此次琉璃盛宴,務必帶她前往。”音落,九仞如鬼魅一般突然消失在房間里。

  沈暝盯著虛空一點,右手食指頗有韻律的敲擊著桌面。

  如果說一開始他救下季涼初是因為她那雙眼睛,那么后來,他不遺余力地培養她,大都因為藏在她身上的桃骨。

  與其說她是影響帝王氣運的人,不如說是她身上的桃骨才是奪得天下的關鍵。

  最后一點燈油燃盡,天將大白。一只通體雪白的鳥如閃電般劃過天空,掠過房頂,鉆入沈暝所在的房間。

  沈暝伸手解下鳥腿上綁著的信,展開來看:

  魅女已動身前往。

  手掌用力,信紙頓時化為齏粉。

  墨瞳里閃過一道精芒,凌厲而冰寒。

  季涼初,這大概就是你的命數。

  同一片天空下,另一個房間里,同樣充滿了山雨欲來的壓抑之感。

  “第幾撥了?”一白衫男子透過窗縫看向徘徊在外的身影,問向身旁的女子。

  “誰知道呢!沒想到我這樓蘭圣女竟如此‘備受關愛’。”女子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不知我若不加防范的出現在大街上,會有何種結果?”

  “圣女,還望不要忘了此次來燕國的任務,更不要忘了我樓蘭一族的使命。”白衫男子收起桌上的羅盤,淡淡的語調里盡是不容置喙的意味。

  女子收回即將踏出房門的腳,略帶譏諷地說:“圣女?任務?使命?”

  “我好好的人生,全因這六個字被改寫的面目全非,我憑什么要將它們奉、為、圣、喻!”

  一字一頓,字字怨恨。

  話盡,女子抬腳向外走去,發間的血玉簪美侖美奐。

  男子聞言輕嘆一聲:“可你也在等她,不是嗎?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一章 桃花塢交鋒 第二章 宋影青 第三章 救書生 第四章 虐殺追兵 第五章 回魔宮 第六章 燕國帝都 第七章:邛褚 第八章:你還要我怎樣? 第九章:她有一雙和那個女子一樣的眼睛 第十章:樓蘭國師 第十一章:我若是有你這雙眼就好了 第十二章:尚書是陰兵? 第十三章:推入地獄的人 第十四章:陰兵借道 第十五章:吃了甜的就不疼了 第十六章:他已經死了很久了 第十七章:冬藏的幻境 第十八章:活著重要,活著重要。 第十九章:八卦 第二十章:三月暖陽雨,初涼惑朝夕。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