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盡在精彩100小說網!

小說首頁 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大羅金仙逍遙記 > 第004章 極品調味醬

第004章 極品調味醬

朕布衣 2019-11-29 18:27:41

當醫生對岳擎達進行了全面檢查后,得出了一個思維已經恢復到正常狀態可以出院,但尚需在家靜養鞏固的結論后,在岳擎達的要求下,蔣卿紅開心的給兒子辦理好出院手續,一行人興高采烈地回了家。

在辦理出院手續的過程中,姚希宜的父母姚振國夫婦聞訊之后也趕了過來看望岳擎達。

姚希宜的父親姚振國是個四十多歲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眼睛很亮,整個人看起來很有精神,一看就知道是個精明的生意人。

而姚希宜的母親孫柔佳也是個四十余歲的中年女人,面如滿月,膚色紅潤,頗有幾分富貴之相,雖說實際年齡已有四十余歲,但由于保養得不錯,乍一看上去,跟三十多歲的人模樣差不多。

在看到岳擎達果真恢復了正常后,姚振國夫婦也是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同時對岳擎達救了姚希宜一命表示由衷的感謝,岳擎達自然是敬謝不敏。

在眾人寒暄之間,蔣卿紅已經辦妥了一應出院手續,回來看到姚振國夫婦時,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陣表示感謝的話語,同時發出邀請,改天請姚振國一家前來家中作客,姚振國夫婦原本欲行推辭,但架不住蔣卿紅的熱情邀請,只好點頭應下。

隨即,姚振國夫婦帶同姚希宜離開了醫院,只是在離開之際,姚希宜看著岳擎達戀戀不舍的模樣和眼中露出的異樣神色,讓姚振國夫婦不由地同時心中一突,相視互望了一眼,微微點了點頭,不約而同地看了岳擎達一眼,帶著姚希宜駕車離去。

車上。

駕車行駛的姚振國沖著坐在副駕駛位的老婆丟了個眼色,孫柔佳會意,微微點點頭,側身扭過頭,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上下打量著。

被母親這樣一番打量,姚希宜覺得渾身上下一陣毛骨悚然,心里就如同有一把毛刷在那里刷來刷去一般,忍不住一陣心慌,下意識地拉了拉自己的衣襟,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著裝,沒發現什么不妥之處,不由疑問道:“媽,我身上又沒長花長草,你干嘛一直老是這樣看我?”

孫柔佳盯著女兒的眼睛,正色道:“希宜,你跟媽老實交待,你是不是喜歡上岳擎達那小子了?要不然臨走時怎么會那么戀戀不舍地模樣?”

被母親這突如其來的單刀**式問話一堵,姚希宜心頭不由一凜,忙矢口否認,翻了個白眼,嗔怪道:“媽,你胡說什么呢?女兒現在可是馬上要高考了,哪有心思放在別的事情上面?您可別冤枉女兒!”

孫柔佳見女兒回話沒有絲毫的猶豫,不由心頭一松,不過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你知道就好,馬上要高考了,雖然你成績一向很好,但媽可不希望你在這段時間出什么岔子。對于感情問題,我希望你能以后再考慮。

再說,岳擎達那小子雖然人品不錯,但媽發現他整個人有些木訥,不怎么愛說話,加上他家境不是太好,他以后就算能考上大學,不擅交際的話,將來也成就有限。你最好還是少跟他交往一點比較好。”

姚希宜聞言,不由心頭一跳:難道母親已經發現自己跟岳擎達之間的關系了?或者路琛明**將自己二人的關系跟她說了?

心中擔心著,嘴上卻是不依地叫嚷道:“媽,看您說到哪兒去了?我跟岳擎達只是普通的同學關系,這次要不是他救了我,很可能躺在醫院的那個就是你女兒我了,您怎么能這么說呢?剛才臨走時之所以那樣,是我在考慮要不要跟他再道謝一下。但后來想了想,還是覺得應該將感謝的話放在心里,就等他回到學校,幫他補課來彌補好了。”

聽女兒如此解釋,孫柔佳與丈夫交換了個眼色,放下心來:“你明白就好。”

看著轉過身去的母親和一直默然駕車的父親,姚希宜不由的一陣心慌:難道爸媽發現了什么不成?

想起之前在病房中,岳擎達對自己表白的那一番話和自己答應做岳擎達女朋友所提出的那個要求,姚希宜不由地一陣害羞和臉紅,忍不住搓了搓發燒的臉頰,隨后又發起呆來。

原本已經放下心來的孫柔佳,透過車前的后視鏡看到女兒的模樣,不由心中一陣頭疼,這傻丫頭果然是戀愛了,居然學會騙老娘了。唉,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老娘以后非盯緊一點,看你們怎么約會。

暫不說孫柔佳想著怎么棒打鴛鴦,且說岳擎達和母親一起回了自家開的小飯店。

岳擎達父母開的飯店是租的一個二十多平方的小門面,被一扇寬大的鋁合金玻璃窗分格成內、外兩部分,內部是用來擺放爐灶廚具的廚房所在,大約七八個平方左右,而外部剩余的十幾個平方,則剛好夠緊緊巴巴地放下四張餐桌,一個頭戴廚師帽的中年男子正在店內一邊做廚師一邊兼跑堂地兩邊忙碌著,好在此時店內只有兩位客人在就餐,也忙得過來。

整個小店的格局怎么看怎么覺得擁擠和不上檔次,沒辦法,岳擎達的父母自從下崗后一時間又找不到別的出路,好在岳擎達的父親岳朋舉別的沒什么專長,倒是有一手不賴的廚藝,于是夫妻倆一合計,便湊了錢,找來找去,最終在這里租了一間小小的門面開了這家小店。

實話說,這個位置并不怎么好,因為在這小飯店附近有好幾個酒店和大排檔,不管哪一家都比他們這家規模要大得多,菜品也更全得多,不過因為這條街道是通往桐城縣汽車站和一家中學的必經之地,是以店面雖小,但生意還是不錯的。

只不過因為地段好,房租自然也水漲船高,高房租之下,岳擎達家的飯店雖然生意不錯,但交了房租扣扣稅,再扣除食材等各方面雜七雜八的支出,一個月下來,除了勉強夠維持日常開銷和供岳擎達上學外,就再沒有多少盈余了。

正忙碌的岳朋舉看到老婆和兒子一起回來,不由高興地招呼著:“兒子,你真的好了?真是太好了,快,先找個位置坐下,爸給你做點好吃的好好補補身子。”

等了沒多久,岳朋舉就端上來幾個熱氣騰騰的炒菜,又拿了兩瓶啤酒過來,準備給岳擎達喝,卻被蔣卿紅瞪了一眼,同時把啤酒拿了過去,收了起來,同時斥道:“兒子剛剛出院,哪能馬上喝酒,虧你還是廚師,一點都不懂調養之道。”

被老婆一通訓斥,岳朋舉訕訕一笑:“對對對!老婆大人教訓得是!我一高興之下,倒是把兒子剛剛出院這事給忘了。兒子,這些都是你平時喜歡吃的菜,味道怎么樣?”

岳擎達每樣菜都嘗了一口,隨后略動了幾筷子,就停了下來,用紙巾擦了擦嘴巴,微微點點頭道:“還不錯,不過若是再加一點調味醬的話,相信味道一定會更好。”

岳朋舉原本也就是那么一說,以前岳擎達見到這些散都是風卷殘云般吃個凈光,不過今天兒子倒是有些反常,只是嘗了嘗就不再多吃了,還以為他剛剛出院,沒什么胃口,也沒在意,不過聽他如此評價,忍不住驚訝地看了他一眼,隨口問道:“你說再加點調味醬,味道會更好,你說的那調味醬是什么醬,我去買點來試試。”

岳擎達輕輕搖了搖頭道:“市場上沒有賣的!不過我倒是知道配制之法。這樣吧,反正根據醫生的叮囑我還要在家休息一周才能去學校,乘這幾天空閑時間,我去外邊找找材料,看能不能找到配料。若是找到的話,等我將這調味醬配好,相信咱家的生意一定可以更加紅火,不過,老爸你現在可是要做好招人的準備了,不然,到時候我恐怕你忙不過來。”

岳朋舉本來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兒子倒認真了起來,不僅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而且還讓自己準備招人,以為他在跟自己開玩笑,不由笑了起來,輕輕拍了拍岳擎達的肩膀:“好了,你剛出院,別想太多,好好在家安心休養就好,如果你實在憋不住,出外散散心也可以,只是可別再做那英雄救美的事了,你不知道自從那天你出事,你媽可是接連掉了幾晚上的眼淚,枕頭都被**了。”

岳擎達聞言,心中更是多一分莫名的溫馨和感動,同時也堅定了要讓這個家日子過得舒服一點,默默點頭,不再多言。

下午,岳擎達跟父母打了個招呼,便出門了,先是到市場上轉了一圈,買了兩個空塑料瓶,隨后看天色還早,便循著靈覺的感應,信步由韁地向不遠處的一座大山步行而去。

桐城縣是個典型的山城,東面是平原,南、西、北三面環山,山中有城,城中有山,依著地利的關系,桐城縣被改造成了一個出名的旅游山城,而城中的大山也得以保留,并依山而建了不少伴山公園。

金豐山公園就是桐城縣最大的一處伴山公園,而金豐山公園所依傍的大山自然是就金豐山了,這里不僅保留了大山的原始風貌,而且其中更是隱藏有不少野生動物,空氣更是清新自然,環境質量非常的好。

因此在金豐山附近被精明的地產開發商開發了一個高檔的別墅小區——金豐小宅,這里居住的人非富即貴,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了這小區,自然而然就少不了公園,于是金豐山公園也作為附贈品被同時開發了出來。

雖然那金豐小宅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但這金豐山公園卻是不禁止一般人出入。

岳擎達要去的是金豐山,而要到達金豐山,最近的路徑便是從金豐山公園穿過。

金豐山雖然處在城中,但由于與淮源風景區的原始森林緊密相連,是以原始植被倒是沒有被怎么破壞,而充斥其間的靈氣更是較金豐山公園更加濃郁幾分,讓穿行其間的岳擎達眼前驟然一亮:這里倒是個練功的好地方。

確定了將這里作為自己今后的練功之所,岳擎達繼續向原始森林中行去。

以岳擎達如今筑基期的身體,在密林深處行走倒是沒什么阻礙,身手靈活自如,在山林間飛竄,犀利的目光在四周一掠而過,很快便消失在森林深處。

當夕陽西下之時,岳擎達踩著夕陽的余輝,離開了金豐山,此行讓他頗為滿意,不僅找到了所需的諸多調味材料,而且還找到了理想的練功之所,可以說收獲頗豐。

雖然這些調味材料跟在仙界時所用材料相差有十萬八千里,但好歹車候元曾經是七咸天的大羅金仙巔峰強者,漫長的歲月中,除了追求強大力量外,很多閑暇時間自然就耗費在了享受之上,一生中品嘗過無數的美酒佳肴,要弄出一些與眾不同的調味醬那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融合了車候元記憶的岳擎達對于這些自然也是了如指掌的。

將幾味材料依特殊秘法炮制完成后,封入事前準備好的兩個空塑料瓶中,又各自打了一道鮮靈符在其中,如此一來,這特制的調味醬便做成了。

將兩瓶特制調味醬收入口袋,信步走回自家小店,店里正有幾個客人剛剛到來,等著上菜,父親岳朋舉正在灶臺邊忙碌著準備做菜,母親蔣卿紅則在一旁幫忙打下手。

岳擎達看到這一幕,微微一笑,快步走過去,拉開廚房的門,進入其中。

蔣卿紅見兒子進來,忙招呼道:“小達,下午玩累了吧,快到外邊找個位置休息一下,你爸正在做菜,我也在忙著,待會叫你時,過來幫下手。”

岳擎達搖了搖頭,從兜里掏出一個瓶調味醬遞給岳朋舉,微笑道:“爸,你待會做菜時別用原來的調料了,用我這瓶試試。”

岳朋舉下意識地接過瓶子,看了岳擎達一眼,疑惑地問道:“這是什么東西?你新買的調味醬?不對呀…這上邊可是沒有標簽的!”

說著,不待岳擎達回話,便打開蓋子,用筷子挑了一點,放進嘴里嘗了嘗,頓時臉上的表情就僵住了,隨后閉上了眼睛,一臉陶醉的模樣,深深地吸了口氣,再次睜開眼睛時,兩眼放光地問道:“哇!這醬簡直是極品!這醬味化開,居然可以產生最少二十幾種各不相同的感覺和味道。稱之為醬王簡直是當之無愧!”

蔣卿紅見他面色異常,一臉激動模樣,不由疑惑地問道:“這醬很好吃嗎?”忍不住心中好奇,也找了雙筷子,挑了點放進嘴里,隨即做出了與岳朋舉同樣的舉動,等她再次睜開眼睛時,滿眼喜色地看了丈夫和兒子一眼,說了句:“這下咱家的生意想不紅火都難了!兒子,這醬你從哪兒弄來的?”看著面前這沒有標簽的調味醬,蔣卿紅的兩眼發光,就好象看到無數的鈔票紛至沓來一般。

岳擎達輕笑道:“這醬是我剛剛配制的,至于配制之法則是最近我上網時無意間從一本古書上看到的。我剛配了兩瓶,先用著吧,用完了再說。現在你知道我之前所說的不是跟你開玩笑了吧。”

正在這時,外邊等著上菜的客人等得似乎有些不耐煩了,揚聲叫道:“老板,你們還要不要做我們的生意了?快點上菜,我們還有事待辦!”

岳朋舉回過神來,忙大聲回道:“哎!幾位稍等,馬上就好!”

說罷,手腳麻利地開始炒起菜來,蔣卿紅從一邊接過兒子遞過來另一瓶醬,小心冀冀地收到廚柜內的一個暗格之中,隨后對岳擎達吩咐道:“小達,你忙活了半天,先到外邊歇著去吧。”

岳擎達點點頭道:“我在外邊等著,待會做好了叫我,我來幫忙上菜!”

說罷,出了廚房,找了個空閑位置坐下,打量著自家這小店,尋思著等店里生意紅火起來后,要另換家大點的店面,這么小的地方顯然不利于店子的經營和發展。

正琢磨著以后怎么改善家里條件的岳擎達,突然聽到母親在叫自己,忙應了一聲,走上前去,推開廚房的門,一股沁人肺腑的香味頓時從廚房內傳了出來,**得外邊的幾個客人都忍不住引頸張望。

聞到那撲鼻的香味,一個心急的客人早已忍不住大叫道:“老板,快快快!快上菜!到底是什么菜這么香,快端上來讓我嘗嘗!”

岳擎達與父母相視一笑,接過母親遞過來的熱菜端上了客人的餐桌。

那菜還未上桌,幾個等得心急的客人就已經將眼睛投了過來,看著那色香俱全熱氣騰騰的菜肴,均不由食指大動,暗自吞了一口口水,還不等岳擎達的手離開桌面,幾個人都已不約而同的將筷子伸進了盤子里。

“哎喲!…我的舌頭被咬了!”

“咝,妙!妙!妙!簡直是妙不可言!想不到這家小店居然可以做出這么好吃的菜!”

“哇!太他媽好吃了!我決定了,以后一定要天天來光顧!”

“老板!再來一盤!哦,不!兩盤!嗯!另外再做一盤打包!”

……

看著幾人餓狼一般的將盤中的菜扒到自己的碗里,頃刻間光潔溜溜的盤底,岳擎達回過頭來向廚房中望去,見到老爸正高興得合不攏嘴,同時對著自己直豎大拇指,不由心中暗笑道,今天只是拿出一個不值一提的調味醬就讓父母喜成這樣,若是等以后新店開張之日,自己露一手廚藝,做出幾道媲美國際級大廚的極品大餐,還不知道他們會樂成什么樣子呢。

看著在廚房開心忙碌著的父母,岳擎達突然覺得這曾經在自己眼里是螻蟻一般存在的凡人生活也別有一番情趣。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下一章

章節 X

第001章 代價 第002章 我是金仙? 第003章 突然的表白 第004章 極品調味醬 第005章 技驚呂進松 第006章 火爆的生意 第007章 誤抓小寶貝 第008章 醫治冠心病 第009章 冷酷月經達 第010章 誰叫誰好看 第011章 踢到鐵板了 第012章 悲催的英姐 第013章 胖子的春天 第014章 爆發的胖子 第015章 會審進行時 第016章 揍了也白揍 第017章 報復上門 第018章 兩條路的選擇 第019章 第三條路!

設置 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 X

手機掃碼閱讀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预测